综合

苍雷的剑姬 第102章 果然是兄妹

2019-10-12 21:06: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雷的剑姬 第102章 果然是兄妹

如果是接近永恒的终极圣体的试制品,那么没有在外形糟糕透透的猪大肠怪物身上看到致命弱点也并非什么很奇怪的事情。根据蒂亚丝所提供的情报来看,终极圣体乃是神明为了打破因果定律而捣鼓出来的生物,从刚刚出生便拒绝着自然死亡的它理所当然的不会受到这把狙击枪的影响;相应的,作为终极圣体的试制品同样肯定也具有相同的属性。

不过,虽然“永恒”这个属性看上去确实吊炸天,但手掌怪和猪大肠那弱得令人不忍直视的战斗力又是怎么回事?果然在获得一部分东西的时候,注定会失去其它一些什么吗?

“此终为妾身之推测,尔等需较真。”蒂亚丝轻轻摆着手宽慰道,“传说仅为传说,并非事实,不可作为依据。便是妾身亦从判断此传说之真伪,它终究只是神话罢了。”

“但如今却有人试图把神话变成现实。”我不禁用力抓着头皮感叹说,“蒂亚丝,那个所谓的终极圣体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把它捣鼓出来对贝洛克而言有啥好处吗?”

恶魔是个性格非常糟糕的种族,他们论做什么事情首要条件必定是有利可图。平白故地耗大量精力、资源和时间并冒着被艾蜜琳娜和她的小伙伴们揍成猪头的巨大危险捣鼓出一个对贝洛克来说毫半点作用的生物,这种事简直不可想象。不劳而获乃是恶魔的人生信条,劳而不获则绝对是他们深恶痛绝的。

谁也不能保证终捣鼓出来的生物会对贝洛克马首是瞻。万一它果断选择了反叛岂不是鸡飞蛋打一场空?至少目前我并没有看到恶魔捣鼓终极圣体究竟有什么好处,当然如果丫弄出来的是个迷迷糊糊啥都不懂可以肆意进行调教的漂亮妹子则另当别论……咳咳,这句不算。

“倘若贝洛克意欲永生,那便有莫大好处。”灰发萝莉抹着自己的刘海认真地说道,“然而,他所图之事乃是引导异界恶魔入侵此地,与终极圣体毫瓜葛。传说中终极圣体与神明匹敌之力量原本由神明自身提供;以贝洛克的实力,只怕终弄成的仿制品多半与今日所见之怪物同样是水货。”

“什么呀,那不就没啥好担心的了么?”我闻言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扭头对身边的金发少女笑着说道。“看来比起制造事端引发混乱然后趁势把异界的魔族大军引导过来展开侵略。贝洛克现在找到了加值得他去投入精力的事情呢。在那家伙捣鼓出多的水货之前,貌似我们没有必要去在意他耶。”

艾蜜琳娜捏着下颌沉吟了数秒,似乎在考虑些什么的样子;不过她后还是放弃了,抬头叹着气道:“嗯。你说的没错。每一个恶魔都极度自私。甚至连种族利益也比不过其自身利益。如果先前石板上的奖励是和终极圣体有关的内容。那么贝洛克会果断放弃使命转而追寻永生之道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话虽如此,我们也不能太过掉以轻心。”

眼见这只马猴烧酒也认同了,我便开始试着转移话题:“说起来。蒂亚丝你知不知道传说中神明制造这个不死生物啊呸、我是说终极圣体的时候究竟经历了哪些步骤?”

“用以参考么?”灰发萝莉奈地耸了耸肩膀道,“抱歉,妾身亦不是很清楚。相关资料或许有记载,可大都被人类严密保管,妾身从借阅。”

说的也是呢,一只吸血鬼萝莉闲得聊跑到藏极多的教廷那里敲门说想要借阅读什么的简直太过荒谬了。而且蒂亚丝的生活肯定长时间都在被人类追捕中度过,哪里有闲情逸致去读做学问?

啊,不知道上次试图袭击蒂亚丝的那群人是不是就此放弃了?万一他们也跑来本就比热闹的峫城里再掺一脚的话……

我顿时没来由地感到了一阵深深的蛋疼。

“既然不清楚那也没办法了。”我撇撇嘴满不在乎地说道,“反正贝洛克那家伙下次捣鼓出来的怪物多半又是水货,没啥大不了的。不好意思,蒂亚丝,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我没有问题了,赶紧和张文昊副会长到路边小旅馆里探讨人生的意义啊不对,我是说继续约会去吧。”

挥手和我们告别后,蒂亚丝很便返回张文昊的身边,和他一起悠悠然地离开了。

“看起来今后会有各种小怪兽在城内不断出现了呢。”艾蜜琳娜回头望着被军队严密封锁着的湖泊忍不住小声感叹道,“要忙起来了啊。”

“但至少今天怪物是不会再出现的了。怎么样,美女,接下来要不要像蒂亚丝他们那样和我到小旅馆里去探讨人生?”

别看艾蜜琳娜隐藏着腹黑属性,但实际上这丫头却是个纯情的萌妹子——也许是因为其母亲性格糟糕到太过离谱而产生了反效果?总之在和她单独相处的时候偶尔稍微调?戏一下是个很不错的主意,这样就有机会能够看到金发少女罕见的害羞模样。

当然大可能性是她果断把爱剑拔出来跟我玩空手接白刃,就像现在这样。

“说吧,你想怎么个死法?”

“呃,在你的石榴裙下因为流鼻血过多而死?突然间加大力道是要做甚,万一我不小心手滑了可是会死人的喂!”

“给我去手滑之后死上一万遍啊啊啊!”

当然我终并没有手滑,艾蜜琳娜也没有真的打算砍死我

。在闻讯赶来的大军堵住中心广场之前,我们俩已经结束日常离开此处,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我是回家的分割线——————————————————

“唔嗯?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为我和艾蜜琳娜开门的人是梦云,小丫头不禁用满脸惊奇的表情看着我们说道,“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在像狗仔队那样比八卦的悄悄暗中跟踪好友结果看到她和小情人进入路边旅馆探讨人生意义去了之后按捺不住内心的本能冲动直接把艾蜜琳娜抱到另外一家旅馆里做许多【哔——】和【哔——】还有【哔——】的事情去了才对吗?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就回来了是要闹怎样?哥,你果然不行吧?”

“……我特意买回来准备给家人分享的蛋糕没你的份了。”虽然有数的槽想吐,但终我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地举起手中包装精美的蛋糕盒从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不!”梦云立即双眼放光着一头钻进了我的怀里拼命用脑袋磨蹭道,“英明神武的哥哥是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情和妹妹计较的吧?欧尼酱其实是棒的了,作为晚上经常睡一起的妹妹的我对于这点是再清楚不过的啦。”

“不要故意说出这种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话来啊喂——!!”如果不是手里拎着蛋糕盒,我只怕会忍不住当场从手镯中取出纸扇把这死丫头的发型给拍成鸟窝了。

满脸淡定的在旁边观看着日常的艾蜜琳娜此时方才悠然地点着头开口说道:“嗯,果然是兄妹。”

我言以对。

自从得知艾蜜琳娜烧得一手好菜之后,父母周末便经常很少在家里度过。对于这对恩爱夫妻我也不想说些什么,反正这么多年咱和妹妹也都已经习惯了。回房间换上轻松的家居装后,再次来到客厅时我意外地发现梦云居然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不是手忙脚乱地擦去嘴角的奶油撇开目光信口开河地说些诸如“蛋糕突然间不翼而飞了”之类的不靠谱玩意。

“点如实交代,你到底是谁?”在正好换完衣服走出房间的艾蜜琳娜莫名其妙的注视中,我果断冲到梦云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厉声喝问道,“我的宝贝妹妹是绝对不可能不会趁四下人的机会偷吃蛋糕的!”

然后我指着妹妹鼻尖的食指便随即被她狠狠一口咬在了嘴里。

“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泪流满面的我急忙连番道歉,这才把手指拯救了出来,“不过梦云,你为什么没有偷吃呢?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导致食欲不佳?”

“没啥,只是学校里稍微遇到了一些事情,正在考虑罢了。”小丫头冲我挥了挥手示意道,“没啥大不了的,我自己可以解决。另外,你们今天貌似又遇到猎奇怪物了?”

电视里正在播放关于刚才袭击的闻。

“作为魔法少女和她的小伙伴,遇到类似的麻烦也是在所难的啦。”我略显奈地苦笑着道,“不说这些了,我们来分蛋糕吧。艾蜜琳娜,拜托你准备茶水;梦云,你去准备餐具。”

小丫头欢呼一声便径直跑向了厨房,金发少女也是微微点头表示同意。随后我们便美美地享用了下午茶,度过了一段悠闲的时光。

只是现在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梦云在学校遇到的事情后竟然会演变得如此严重。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大概费用
华西第二医院罗蓉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免费热线
华西第二医院杨崇礼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住院费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