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中国头号美男子用情很专一在生活点滴中忆亡

2019-12-02 23:4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头号美男子用情很专一 在生活点滴中忆亡妻

大家知道,西施在中国是美女的代名词,而美男的代名词当然是潘安,有俗语“貌若潘安”为证。他是西晋时期的文学家,一位长得很帅的文艺青年。其实他本名应该是潘岳,字安仁,从来没叫过潘安,到了唐朝,杜甫写诗,为了押韵和格律,硬将潘岳写成潘安,“恐是潘安县”,从此大家都叫他潘安。一句诗改了头号美男子的名字,老杜也够狠的。

千万别以为潘安只是颜值高而已,人家的才华和情怀也是一流的,他寄托哀思,纪念亡妻的诗歌《悼亡诗》写得非常漂亮,乃至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的经典。

潘安虽然是帅哥,但用情很专一,自小与名儒门第的杨家姑娘订婚,夫妻俩一起生活二十多年。杨氏去世后,潘安很悲伤,写下纪念娇妻的悼亡诗。他想念逝去的妻子,不知不觉时光过去,冬天过去,春天过去,寒暑也流逝,“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易流”。换成苏轼的话大概是“十年生死两茫茫”。本来想在妻子的墓前多待一会,可是人家潘安也是一个上班族,再怎么不舍,也得回去上班了,留也没什么用,“淹留亦何益”,“回心反初役”,收起悲伤的心,回去上班吧。

临走前,他看看和妻子一起生活过的地方,回想一起的恩爱岁月,“望庐思其人,人室想所历”,很有现场感,平实而亲切,但愈是接近现实,愈是悲不可抑。而妻子遗留的物品更是件件在目,睹物思人,令人惆怅。屏风还在,上面却没有妻子的影子,纸张上还有妻子写过的墨痕,用过香料的香味还没有完全消散,用过的物品还挂在墙壁上,恍如昨日,睹遗物而追思生前,“帏屏无髣髴,翰墨有馀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正如“想念你香水的味道”。

潘安看着现实的东西,且是与妻子有交集的东西,产生了幻觉:明明是妻子用过的,物犹在,那么人也应该在啊。现场感太强烈,导致他误以为妻子还在人世,等到清醒过来,一阵惊惶,才意识到:物是人非。其实也是他无法接受妻子离去,“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这种细腻的心理状态刻画得极其生动。

接下来潘安又打了个比方,说他与妻子如同双飞鸟,如今落单了;好似比目鱼,如今只剩下他孤独地游弋。“春风缘隙来,晨霤承檐滴”,人虽然去了,春风还在吹,沿着窗隙吹进来,屋檐水好似哀愁不断,点点滴滴。这些细节也给了后世的诗歌很大启发。

这首诗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以细节动人,不矫情,不主观,怀念全部从生活细节中体现出来,越是接地气的细节,越是感人至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盐城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崇信县人民医院
南宁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云南妇科医院那儿比较好
雅安性病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