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九界独尊 第176章 计杀冥花(二)

2019-12-02 19:13: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界独尊 第176章 计杀冥花(二)

夜凉如水,三道人影从清风山脉中掠回,朝着黑沙城奔去。

“大牛兄弟,这次真是感谢你了。”

入城后,喜子给了凌寒天一个熊抱,拍着后者的后背豪气的道:“你先回去休息,等领了赏,咱兄弟再好生聚聚。”

“咱们兄弟一场,说这些话太见外了。”

凌寒天推辞道:“如今药已经采回,就要全力替麻老爷子治病了。”

“麻老爷子的病要紧,大牛兄弟,你赶紧回去吧。”

喜子也是急着去邀功,当下也不与凌寒天多说,招呼着二狗匆匆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凌寒天嘴角弯起一抹弧度,一张冷俊的脸浮现在夜色之中,旋即融入到了黑夜之中。

这一次他如此大费周章,为了就是要将夜冥花彻底埋藏。

凌寒天可不想当他离开南荒血林后,还被一个先天境极限的强者惦记着。

这绝对会让他寝食难安,所以他必须要将这个危机扼杀在南荒血林之中。

此时,在九幽教大堂之中,喜子躬身面对着一个脸色苍白,眸子森寒的男子,将手中的青色玉佩呈上,道:“冷血大人,这是属下发现的。”

冷血,九幽教首席大弟子,更是九幽教铁剑卫统领,炼体境无敌,是九幽教的核心人物。

在半个多月前,就是他带着上千武者对凌寒天进行大围剿,最后时刻如果不是九幽塔发威,恐怕凌寒天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能逃走。

冷血接过喜子递上的玉佩,森白色的眸子中流转出阴冷的光芒,厉声质问道:“这是那恶贼凌寒天之物,你在何处发现的?”

随后喜子将整个过程说得十分详细,旁边二狗也做了些补充。

冷血沉着脸,静静的听完了喜子的报告后,沉吟了一番,开口道:“这么说,这个消息是城东回春药铺大牛提供的?”

喜子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我与二狗亲自前去查看,消息绝对可靠。”

看着手中的玉佩,冷血暗道,如今老掌门还未从丧失亲人的悲伤中走出来,有关恶贼的消息必定要百分百确定无误。

三天前那恶贼更是袭击了昌伯,随后铁剑卫搜索全城也未找到,原来是藏身于清风山脉。

可是那个大牛怎么会如今凑巧的发现了那恶贼的踪迹,这是一个巧合还是一个阴谋?

喜子与二狗不敢打扰冷血思考,屏气凝神,丝毫不敢提奖赏之事。

一分钟之后,大厅之中沉闷的气氛才被冷血的话打断,“喜子,二狗,你们在前面带路,本统领要亲自去查看一番。”

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任何一个情报都不能有误,必须要百分之百确定后,他才敢通知夜冥花。

喜子心中虽有不悦,但却只能应是,同时建议道:“冷血大人,那恶贼三天前暗害了昌伯,实力难测,我们是否要多带一点人前往?”

冷血挥了挥手,道:“人太多了定会打草惊蛇,只要确定了那恶贼所在,就立即通知老掌门。”

夜色之下,三匹烈马自九幽教风驰电掣而出,掠向黑沙城外的清风山脉,冷血神情凝重,边走边问道:“这山脉之中可有陷阱?”

“属下等人探过,没有陷阱。”喜子答道,“要布置能对铁剑卫造成伤害的陷阱,成本不小,想那恶贼定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说得在理。”

冷血从烈马之上下来,随后在喜子与二狗的带领下,朝着山脉深处进发。

密林中,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眸闪烁,冷俊的脸上带着亘古的冷漠,注视着三人的一举一动。

“冷血大人,就是前面的那个山洞。”

远远的,喜子停了下来,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洞轻声道。

冷血经验何其丰富,沉声道:“此地确有人居住,你们两人可在那洞口周围仔细探过?”

喜子摇了摇头,道:“属下实力低微,恐非那恶贼的对手,不敢打草惊蛇。”

“你这样做是对的。”冷血挥手示意,“你俩先在此地等着,看我手势行事。”

话音未落,冷血便是一马当先,对着山洞所在,悄悄潜伏过去。

“喜子哥,我怎么感觉好像那里不对劲?”

二狗紧了紧手中的铁剑,有一丝不安的看着旁边的喜子。

“二狗,我也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喜子搓了搓手,有些不太确定的道:“确切的说,这地方怎么好像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草,洞口有一株草,”

二狗像是发现了什么,指着前方惊道:“喜子哥,洞口旁边似乎多了一株草。”

喜子顺着二狗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不知何时,那洞口附近多了一株草,而这株草,他们之前探查的时候是不存在的。

顿时,喜子的脸上布满了惊恐。

凌寒天狡诈如狐,擅长阴谋,这已是在整个南荒血林出了名的。

这可能就是一个陷阱!

“喜子哥,我们旁边好像也有一株。”二狗指着喜子旁边的一株小草道。

闻言,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喜子的心头。

正在两人醒悟间,冷血潜行至了洞口附近,陡然停了下来,看着面前这株天蝎草,一时间眉头皱了起来。

天蝎草是一种常用的草药,一般生长在悬崖俏壁之上,喜阳,为何会生长在洞穴附近,此地明显阴气比较重。

瞬间,这株不起眼的小草,引起了冷血的注意。

陡然,冷血感觉到不对,体内气血流转不畅,灵魂力也正在快速流逝。

身处如此险境,气血运转不畅,灵魂力流逝,是极端致命的。

他知道,这是一个圈套,他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正在快速接近。

没有任何犹豫,他将手伸向怀中,准备掏出信号弹,发射信号。

但他的反应还是不够快。

“嗡,嗡,嗡。”

三只利箭激射而至,锁定了冷血全身要害,避无可避,独臂的冷血只能放弃发出信号,拨剑抵挡。

但剧烈的运动,加速了灵魂力的流逝。

将三只利箭震飞开去,骤然,冷血瞳孔猛的一缩,整个世界只剩下一把剑。

一把长剑,没有一丝光泽,吞吐着致命的毒舌,搅动气机,闪电般刺来。

黑夜之下,一条黑影,划破空气,如离弦之箭,对着冷血激射而去。

凛咧的杀意,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夹杂着一往无回的惨烈气息,不杀敌人绝不生还的杀生大义,蕴藏在剑势之中。

这一下刺杀,是绝世的刺客,盖世的剑客,惊世杀神的结合体,对着冷血进行刺杀。

杀,杀,杀.

无限的杀意,让冷血如坠亘古寒冰世界,彻骨森寒。

但冷血毕竟征战多年,战斗经验比较丰富

,生死关头,也不顾体内灵魂力流逝与否,悍然出手。

“砰。”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连续响起,接着便是庞大的反震之力,冷血连连后退十步,才站稳了身形,反观凌寒天则是不动如山。

半个月前,面对冷血的围剿,凌寒天最后只能凭借着九幽塔才逃走了。

但现在,他已能连斩三名后天境武者,实力比起之前简直是天差地别,凝脉境初期的冷血已经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的威胁。

之所以布下这个局,一是为了测试噬魂丹的药效强度;二是为了引蛇出洞。

黑夜下,一张冷俊的脸浮现,手中丈八金刚剑一抖,凌寒天根本不给冷血反应的时间,再次发动了攻击。

连绵不绝的攻击,独臂的冷血只能连连抵挡,体内灵魂力被大量消耗。

不到一分钟,冷血体内真元被消耗一空,灵魂力更是流逝怠尽,如死狗般瘫倒在地,他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你卑鄙。”

冷血试图挣扎着站起来,但他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连怒喝凌寒天都仿佛用尽了他全力的力气。

摇了摇头,凌寒天走到冷血身边,从后者怀中掏出了九幽教特有的信号弹,一张冷俊的脸上布满了嘲讽,“弱者,从来都只有愤怒的权利。”

“你、、、”

冷血气得吐血三升,看着巨石边已经晕倒的喜子和二狗,怒不可遏的道:“这两个天杀的废物。”

“天蝎草根本没毒,你到底使了什么诡计?就算是死,我冷血也要死个明白?”冷血心有不甘的怒喝。

“天蝎草确实没毒。”

凌寒天将喜子和二狗提过来,冷俊的脸上泛起一抹寒意,“但是你记住:没有陷阱,就是最大的陷阱。”

南阳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第一附属医院怎么样
台安县恩良医院
甘肃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看妇科去哪家医院好
青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