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文圣天下 第六百六十五章 圣者之战!

2020-01-16 23:2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文圣天下 第六百六十五章 圣者之战!

英雄联盟,一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团队,一个在第二次圣战末期令敌军闻风丧胆的名号,便在这么一种看似无比仓促、随性的情况下,诞生了。

当然,如今的英雄联盟只有一个雏形,要想将其真正壮大起来,不仅需要苏文的支持,更需要众圣的参与。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因为眼前更加重要的,是驰援长青大峡谷。

时至今日,苏文才知道当初的自己是多么的幸运,或者说,他已经渐渐体会到了衣威泊的可怕之处。

试想一下,当初在月城陋巷之时,若衣威泊执意要取苏文性命的话,恐怕一百个他都不够死的。

但衣威泊却放过了他。

不得不说,这其中有太多的运气成分。

或许是当时的衣威泊担心自己在暴露身份后,会引来妖帝天玑的追杀,或许是那个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苏文对于人类的意义何在,也或许是纯粹出自于他对魔族殿下佑生的一种宣示。

想来当初如果不是佑生发布君令,而是浅夏以私人身份传书于老管家的话,结果恐怕会大不相同。

这是一个在魔族高层半公开的秘密。

老管家与殿下的关系似乎并不如世人所想象的那么好。

诚然,衣威泊对整个魔族的鞠躬尽瘁,对魔君屠生,包括对云后的忠诚,都是不容置疑的,而且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佑生的命也是他救下的,但他对这位魔君的接班人,却很不满意。

以至于在他将佑生交给大祭司与花雕后,就再也没有踏足过人类疆土半步,而在他重新现世之后,也没有前去拜见这位魔族殿下,而是迎回了云后。

至少在衣威泊的眼中,佑生根本就不配成为整个魔族的统治者。空有一身力量,却远不如他父亲那般伟大,心胸狭隘、骄奢淫逸,哪怕在魔人大败之后。一心所想的也不是如何光复河山,而是不思进取,安于享乐。

他并不希望族人过上美好的生活,只是妄图使自己恢复往日前呼后拥的风采,如父亲般掌握生杀允夺的权势。

还记得。在屠生离开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时间,佑生并没有感觉到悲伤,更没有留下半滴泪水,而是非常激动地问了衣威泊一个问题。

“从今日之后,我是否就能取代父亲的位置了?”

后来在流亡人族北域之后,佑生又做了一件事情,令衣威泊彻底对他失去了期待。

他下令杖毙了两位忠心护送他逃出魔都的侍从。

只是因为他们给他摘来的沁蜜桃酸了一些。

这样的人,绝不是一位值得效忠的明主!

如果真的让他成为魔族的主宰者,衣威泊毫不怀疑,将会缔造出一个彻彻底底的暴君、昏君!

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当然是因为屠生的疏于教育,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正忙着潜心钻研自己的“大道”,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云后的宠溺。

他没有兄弟,也没有姐妹,从他生下来一开始,便注定成为下一任魔君,即便他不学无术,昏庸无度,也没有任何一位族人敢反对他的统治。

哪怕是衣威泊。也不敢这么做。

所以他选择了远离人类疆土,潜伏南疆,窥伺圣雪峰上的七彩曼陀罗固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更重要的。还是为了避开佑生。

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身在南疆,可听调不听宣!

当然,这一切早在魔族大军自域外归来后,衣威泊就已经向云后挑明了。因为他很清楚,此事如果处理不好,日后必成大患。

好在相比于佑生,云后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看得更加透彻。

一边是忠心耿耿百十年,殚精竭虑的顾命老臣,一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日后的魔族新君,云后并没有选择偏袒任何一方,也不希望在大战前夕激发这种矛盾。

所以云后选择了分兵。

让衣威泊亲自挑选他所信任的一众将领,兵发幽城,而她自己则带着佑生等人前往宁和走廊,两军互不干涉,如此一来,也能把发生意外的可能降到了最低。

所以在四天前,当衣威泊决定设伏剿灭骁勇军的时候,他并没有向云后报备,更没有知会佑生,因为他相信,凭借自己的力量,也足以完成这一伟业。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而且几乎已经成功了。

到今天为止,原本坐拥五十万将士的骁勇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八万人了,直接战损就已经超过了八成!

两边谷口外大约还有五万多人,而在长青大峡谷之内,在沧澜皇的身边,已经又一次发生了减员,现在不足三万人。

是时候对他们发动最后一击了。

这场长青大峡谷之战已经持续了整整四天,衣威泊自然也能够算到,如果沧澜皇还有援军的话,也差不多该到了,那么在这之前,就让骁勇军彻底覆灭吧!

在衣威泊的身边,还有三位魔族半圣,分别是第十魔将花无别、第五祭司心花、第六祭司花木。

其中花无别的战旗上的图腾是海麒麟,代表着忠诚,而在心花与花木两人的白袍之上,则分别用金色的丝线绣着水纹与树叶两种图案,同时也寓意着他们对两种力量的掌控。

水,以及生命。

现在他们都已经跟随着衣威泊自崖坪纵身而下,来到了长青大峡谷当中,踏着人类的累累尸骨,嗅着空气里那浓郁的血腥气息,感受到了一种复仇的快感。

是的,他们原本就是为了复仇而来,又何来怜悯之心呢?

沧澜皇与一众圣者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魔人的到来,纷纷自两侧的山壁石穴中迈步而出,又一次,与曾经的敌人相对而立。

“我认得你,你是花无别,如此看来,峡谷两侧的符阵,便是出自于你手了。”欧阳修轻轻弹了弹袖袍上的灰尘,目光如刀剑般锋利。

花无别淡然一笑:“我也认得你,昔年一战,你与唐岩、苏轼联手攻打雾都,当时守城之人便是我,虽然那日我败了,却是败在你们的以众欺寡之下,却不知道,今天你可有底气与我一战?”

欧阳修手腕一番,紧紧握住了一卷书册,笑道:“有何不敢!”

话音落下,场间突然荡起了一阵无比耀眼的紫金光辉,如遮天蔽日一般,把整座长青大峡谷都染成了氤氲之色,一片肃杀之意顿时向着魔族四人急袭而去。

只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出手的并不是欧阳修。

而是帝师。

===================================

ps:感谢‘爱上九筒的五条’588打赏,感谢‘’100打赏。(未完待续。)

黑龙江省林业第二医院
广东省中医院石井门诊部
湖南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江门治疗早泄方法
威海治疗宫颈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