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玄门诡医 第一三九章 母子情

2020-01-16 17:37: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玄门诡医 第一三九章 母子情

?唐玦回家之后就让蓝天出来自己玩了,现在是白天,虽然屋子里放下了窗帘,蓝天还是神情蔫蔫的,直想睡觉。唐玦无奈,用灵气将他滋润了一遍,又让他回了碧玺项链里面。

唐玦换了身衣服,去敲蓝心家的门,蓝心不在家,打了,说在殡仪馆。唐玦自己打了车过去。

这时候蓝心在欧阳璟的帮助下正在办理蓝天的丧事,蓝天的丧事很简单,因为蓝心是个孤儿,一些势利的亲戚早就不来往了,而他父亲那边,自从赔了一百万给他们母子之后便也不联系了。所以就只是唐玦和欧阳璟陪着她,把蓝天的丧事办了。

自从蓝天出事蓝心晕倒了醒来之后,就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欧阳璟让她干嘛就干嘛,仿佛人偶似的。这么多年来的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来蓝天一直围着她叫妈妈,懂事地为她做力所能及的小事,给她讲学校发生的事吃了什么哪个同学又有了一样新玩具。多少个孤寂的夜晚,她码字累了的时候,她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转身看见灯光里蓝天熟睡的容颜,瞬间觉得满满的温暖,她又充满了斗志,就算生活再艰难她也能挺过去。

蓝心呆呆地坐在沙发上,神情恍惚。蓝天笑着的时候哭着的时候不高兴的时候闹脾气的时候讨好她的时候……一幕一幕如同电影里的慢镜头,从眼前慢慢地回放过去。

“蓝心,你要是难过,就哭一哭吧。”欧阳璟环抱着她的肩膀拍了拍。

蓝心恍若未闻。

唐玦摸了摸脖子上的碧玺花,蓝天轻轻地从里面飘出来,缓缓走到蓝心面前,抬手摸了摸蓝心的脸颊,轻声喊

:“妈妈……”

蓝心陡然浑身一震,如大梦初醒般,惊喜道:“天天”眼眸中满是灼灼的光彩。

都说母子天性。她竟然能感觉到蓝天的存在。唐玦的眼泪不期然地就落了下来。

“天天”毫无意外的,蓝心的手从蓝天身体里穿了过去。蓝天神色黯然,蓝心却站起身来,四处寻找。

欧阳璟一把抱住她:“蓝心。蓝心,你哭一哭吧”

蓝心颓然地倒在欧阳璟怀里,放声大哭。

她的天天甚至都能够在他爸爸欺负她的时候,挺起小身板来保护她了,可是现在……

很快。幼儿园派了人来慰问。因为欧阳璟施加的压力,班主任已经引咎辞职了。因为这是一起性质十分恶劣的案件。公安机关加大了调查和打击力度,虽然一段时间下来还是无果,但是治安明显好了很多,晚上马路上连小混混都不见了。

当天,唐玦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发现上有十来通未接,都是先前那个彭海天打过来的,她也没去管他,自己洗了个热水澡。就准备睡觉,一连这么长时间没有休息,又碰到这么多糟心事儿,尽管有灵气在身,她也觉得身心俱疲。

刚睡了没几分钟,门铃就响了,猫眼里一个头上戴着鸭舌帽脖子里缠着厚厚围巾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唐玦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刚刚分开不久的彭海天。现在还不到戴围巾的时节,他这副扮相,应该是为了掩饰他脸上的指印吧。

唐玦刚刚不过是给了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彭海天这人平时最注重容貌。容貌被毁比他自己中了蛊毒可能会死还要令他难受。

唐玦打开门。门一开,彭海天就冲进来,扑通一声跪在唐玦脚下,唐玦吓了一跳:“彭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彭海天毫无形象地拽着唐玦的睡裙:“唐小姐,求你高抬贵手,人我已经叫来了,十分钟就到,要几刀几洞随你喜欢。”

唐玦不客气地踹了他一脚一把拽开自己的睡裙:“彭先生,你再这样。我就要叫非礼了”

“唐小姐,你别生气,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慌张地拽开自己的围巾,左脸颊上,那乌青的手指印已经发紫,皮肤下面清晰可见蠕蠕而动的蛊虫。

唐玦故作惊讶地往后退了一步:“彭先生,你的脸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是拜你所赐彭海天心里直骂娘,面上却不敢稍有一点不恭敬,膝行了两步,抬头仰视着唐玦:“唐小姐,我知道你手段通天,你要怎么个说法就怎么个说法,求求你,先帮我解了脸上的毒。”他本来就很聪明,看见脸上的印记,瞬间就明白了是因为唐玦在他脸上摸了一下才会这样的,一定是唐玦做的手脚,既然这样,解铃还是系铃人。他本来就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何况是求个美女,对他来说根本不在话下,于是二话不说,就立马打让组织里的那个杀手自己来领罚,然后自己亲自上门道歉。

唐玦本来也只是对他小惩大诫,这时见他说得诚恳,于是道:“你先起来,坐到沙发上。”

彭海天闻言一喜,连忙乖乖地坐到沙发上。唐玦也不理他,径自到厨房里煮了两颗半熟的鸡蛋,然后将蛋壳小心地剥去,拿在手里轻轻在他脸颊上滚起来。

唐玦这时候穿了一件真丝睡裙,领口虽然不算低,但是因为俯身替他用鸡蛋在脸颊上滚的缘故,领口敞开,隐约可见里面旖旎的风光。彭海天看得心里一荡,鼻血差点都流出来了,心里越发坚定了得到这个女孩的想法。

揉了片刻,彭海天脸上的颜色慢慢变淡了,唐玦取了一点药粉擦在他脸上,然后换了一只鸡蛋,继续揉,很快彭海天脸上的印记就完全消除了。

“好了。”唐玦拿了一面镜子给他照了照。

彭海天不敢置信地摸摸自己的脸:“这就好了?”他瞥了一眼两只白白嫩嫩的鸡蛋:“这个可以给我吃吗?”

本来他这个人是有洁癖的,像这两只鸡蛋,别说在脸上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单单是别人剥开了拿过的,他也不会吃的,但是这时候想到这是唐玦剥的,又在他脸上滚了这么久,心里便莫名地有些发烫,鬼使神差地问了这么一句。

“这个可不能吃。”唐玦将其中的一只鸡蛋掰开给他看。却见蛋黄已经凝结了,而蛋黄里面布满了密密麻麻丝线一样的白色虫子。

彭海天胃里一阵翻腾,疾步奔向了卫生间,抱着马桶大吐特吐起来。未完待续。

ps:说好了昨天加更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孩子出了点小问题,照顾一夜,见谅,妈妈不是这么好当的啊onno~

...

北京德胜门医院地址在哪
南方医院好吗
蚌埠治疗龟头炎医院
广州妇科医院
牛皮癣治疗河北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