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剑控天下第二十六章彦辰

2019-11-19 20:3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控天下 第二十六章:彦辰

第二十六章:彦辰

最为这次大西洲盛典的种子选手,俯念宗的少宗彦辰,可以说一直以來都是碾压无数天骄的存在,在他的眼里,除去那几个老对手之外,真正敢和自己抗衡的存在几乎是沒有的。

整个大西洲,或许还有很多年轻一辈的隐藏高手,但是,真正能够到自己这等地步的存在,却是少之又少,他,是真正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人,也是一直以來,心中都如此想的人。

毕竟,这大西洲还沒中州那般可怕,当年的彦辰,可就是从中州前來的大西洲啊,中州的恐怖,只有这种真正经历过的人才能明白,也就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够知道中州的恐怖程度,可以说,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南霄天之中,不管是年轻一辈的超级强者,还是老一辈的超级强者甚至是至尊,大多数,都乃是真正在中州的,而这整个中州,其恐怖的程度,自然不敢想象。

当年的他有着充分的傲气,但是,真要是和中州那群疯子和妖孽相比较的话,他却多多少少也都还差一些,不能跻身进入到中州最顶尖的一群存在之中,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最终选择了大西洲,这个本身年轻一辈强者并不算很多的地方,也可以让自己,彻头彻尾的站在这最顶端之中,这里,不一样也有极限的灵宗。这里,不一样也有无尽的资源吗。

另**头不做凤尾的心思,换成是谁,都会有一些的,而在这大西洲的年轻一辈之中,他或许固然不能算是最强的,但是,却也是在最强的年轻一辈阵营之中好不好。且还是一极限灵宗的少宗。

这般多年的奋斗,可以说令的彦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几乎想要什么都会拥有,也就是因为这一点,在如此环境之下,他本身心中就已经很是强烈的傲气,变得更为强横了,有些无视那群雄,这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这年头,能够在年轻一辈的时候修炼到他这等地步,拥有如此天赋的存在,在这整个南霄天之中也都是百万之中不存一个,这种傲气,又有几个人能懂的呢。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梦,而彦辰心中的梦其实很简单,站在这大西洲年轻一辈的最顶端,固然,现在的他,也不过就是这榜单的第十九名,前面还有十八个比自己还要妖孽的存在,可是,在他的眼里,自己就算不是最年轻的,却也是潜力最大的,追赶上他们,让自己成就巅峰,这或许并不困难,但是,只要自己努力,也不过就是时间问題,对于现在的这种状况,彦辰心中十分满意,至少,他对现在自己的现状还是很满意的,每过五年,自己在那榜单上的排名就会提升一两名,或许越到最后越是困难,但是,对于他來说,用不了五百年的时间,想要成功问鼎,这却也绝对是有可能的。

年轻一辈,在这大西洲的界定乃是一千岁以前,用五年的时间去刷新榜单,可以说,这已经很频繁了,而彦辰,现在也不过一百多岁,五百年的时间他等得起,在年轻一辈之中,更是可以说,能够做到成功问鼎,固然,最终问鼎的实力最起码也都要斩情中期以后,但是,这样的时间段之中,难道还真就不成了。

要知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天骄,在怎么逆天的强者,一般而言,除非是得到了什么逆天传承,甚至于古门都垂涎,甚至于位置疯狂的传承之外,想要用一千年的时间进入到斩情后期,这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当年的林夕,用了三百年的进入到圣者初期,这本就可以说是几十万年來都不曾出现过的奇迹,当年的他,为了那些,也一样不敢透露自己的年纪好不好。

三百年的时间,那种可能性,至少在现在的九霄天世界之中,根本就不可能,逆天之举已经到了极致的体现,如此环境之中,换成是谁,估计就算是听说了,真正相信的也都一样沒几个。

尤其是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他的心中,对自己现在这种环境还是很满意的,自己的宗门,在大西洲之中也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宗门,以至于,能够成为少宗,这就已经算是十分逆天的了好不好。

要知道,这整个宗门之中,自己的年纪算是十分偏小的,如此环境之下,千岁以前的选拔却是自己拔得头筹,拥有真正斩情境界的实力,难道这些,还不够不成。至少,他自己觉得这一点已经足够了,哪怕门下的那些所谓的弟子都还有些嚣张跋扈,但是,在他的眼里,这些却都是自傲的表现,一点都不算是什么出格的事情,他,也不怕有什么人真正敢去威胁自己。

开什么玩笑,这整个大西洲的宗门之中还有什么样的人敢不给自己一点面子。那种环境之下,真的敢不给自己面子的几个人,那些人只要还有些智商都不敢得罪,嚣张跋扈一些,这本身就是身份的体现不是。明明知道自己的手下做的可能会有些过分,但是,对他而言,这些,却一点都不算是什么事情,毕竟,这,同样也是一种展现自己威严的方式啊。

他彦辰,整个大西洲不敢说无人不知无人不小

,但是,也绝对算得上是威名远扬,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又有几个人真正觉得自己不该做什么呢。

“少,少宗不要了。”忽然间,就在其盘膝打坐的时候,只听见一个声音十分慌张的出现在了自己耳边。

猛然睁眼,显然,彦辰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在自己修炼的时候打扰自己,那种沒由來的愤怒甚至于可以在很多时候决定一个人的人生。

顿时,本身还十分慌张的那个弟子,整个人就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之中一样,瞬间,这出现的恐怖情绪更是弥漫到了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还沒有反应过來呢,后背那恐怖的冷汗就直至冒出了,那种表情,那种状况,惨不忍睹。

“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若不然,自行了断吧。”要是说他身后的那群弟子很是嚣张,这的确不错,但是,真正整个俯念宗之中最嚣张的却还是他这个少宗。

对于彦辰而言,管理门下的弟子,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严格,对待外面那些强者,他同样一项也都嚣张至极,这样的人,很难给人一种亲近的感觉,但是,不管怎么样,那种威严却也还是在长此以往之中形成了,换成哪一个,都不能无视掉那那双眼之中恐怖的威能,以至于,就算是自己宗门的弟子,都十分怕他。

“叶师兄,叶师兄被人抓走了,对方指名道姓要您前去接人,若不然,叶师兄必死无疑。”那少年整个人在颤抖的情况下一字一顿的说道,显然,之前被林夕的雷霆手段给吓晕了,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个大西洲之中竟然还有人敢对俯念宗的弟子这般强势,这不是找抽吗。

但就算是找抽,现在这事情也都不能一直都不解决掉啊,换成是谁,在沒主心骨的情况下,最终还是要找到他们老大,无疑,现在当家做主的乃是少宗,这件事情,也必定要向少宗汇报。

“你说什么。”瞬间,彦辰整个人都愤怒至极。

哪怕就算他也都不喜欢那比较浮夸的叶群,但是,这始终还是自己宗门的弟子,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如此对待,这还是个天之子,换成是谁谁也都很难忍受好不好。那种感觉,就好像活活吞下好几十个苍蝇一般难受,这可不仅仅就是私人恩怨那般简单了啊,实实在在的打脸,打了他们俯念宗的脸。

如果只是一般情况的话,这个叶群,也不过就是宗门比较强悍的弟子之一,哪怕就算是死了,他不喜欢对方的情况下,也都不觉得有什么,他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对方指名道姓的要自己出现,这性质可就直接完全不一样了好不好。尤其是在现在,换成是谁心中都很是清楚的知道那个家伙是要压一压那俯念宗的威风,这种情况要是他还不出手,或者不出面的话,不单单是自己的名声会彻底沦为笑柄,就算是俯念宗的名声也都一样会被大家沦为笑柄的啊。

现如今如此愤怒。这是十分正常的。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必定乃是那叶群惹的祸。对于自己宗门的弟子。他不算很是了解。但是。这个叶群他也还是知道一点的。。

浮夸的要命。且还十分的目中无人。很多时候最容易得罪人的就是这样的家伙。要是真的踢上铁板了的话。谁都很难救的下他。

“是谁。”仔细一想之后。他并沒有直接表态。反倒很是严肃的文这个问題。

毕竟。这里就算自己已经站在最顶端了。却也同样还有自己招惹不起的存在。尤其是那榜单前十的恐怖强者。

“紫承宗少宗林夕。就是那个传说十年前十分耀眼的家伙。”那弟子立马说道。

...

陕西治癫痫病较好的医院
临沂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遵义哪家看癫痫好
深圳曙光激光美白牙齿
海伦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