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覆云乱煜 第九十一章 血海地狱,踏月慕容

2020-01-16 16:2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覆云乱煜 第九十一章 血海地狱,踏月慕容

身披着紫魂衣的秦穆绵如东都时的秋叶,是履霜巅峰的境界。

而世间又哪来的那么多越境挑战?

秋月和尚浑身浴血,七窍中亦是不断有鲜血流出。

秦穆绵振臂出袖,露出如雪的皓腕,一双纤手如若白玉雕成,紧接着指甲暴涨,根根若细长利剑。

带起无数如丝般血色雷光,双手尽元屠的秦穆绵抓向秋月头颅。

秋月不躲,静立原地。

从始至终,秋月想做的事情,就是保住萧煜,因为萧煜要做的事情关乎到整个草原的形势,更关乎到修行者未来的走向。

所以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放弃一些原则,比如说和某人联手对敌。

既然联手,那么接下来他需要做的就是拖到那人前来。

若是言胜,他没有把握。若是拖延一二,他有九成把握。

秋月脸色苍白,眼睛的情绪却很平静,看着幻化出两只元屠的秦穆绵,双手合什。脸上的慈悲表情骤然一变,作金刚怒目。

他身后的金刚相瞬间出现在身前,同样金刚怒目。

秋月金刚相对撞秦穆绵元屠。

金刚相双臂一振,想要抓住秦穆绵的双手,几乎同时,秦穆绵一手探出,恰好躲过怒目金刚的一爪,一记元屠落在金刚相的胸口上。

金刚相双臂握住秦穆绵另一只手,想要将这只手硬生生扯下。

秦穆绵嘴角冷笑,不知死活。

几抹血色雷光如游蛇般出自她的身后,瞬间布满了金刚相的双臂。

血色雷光如吸血虫,瞬间钻入金刚相双臂之中,道道血丝如血管一般沿着金刚双臂向他全身上下蔓延开来。

轻轻振臂摆脱开握住自己的金刚相双臂,秦穆绵冷笑道:“看我灭金刚。”

按在金刚相胸口上的右手向前一抓,刚刚摆脱了金刚相束缚的左臂立刻跟上,两手手背相贴一齐刺进了金刚相的胸口。

无数血色雷光沿着这道伤口疯狂的涌进金刚相中,然后只见秦穆绵双手一左一右相互一扯。

高大的金刚相从胸口处被一分为二。

这便是境界的差距,秦穆绵正要将失去了金刚相的秋月和尚同样分尸。

一抹浓重的血色从秋月身上涌出。

一尊血佛从他身后缓缓升起。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秋月金身骤然裂开无数伤口,周身血流更甚,可是这位佛门高徒浑然不觉,脸色由金刚怒目重新变为慈悲。

舍去自己性命,以求离地成佛。这舍身成佛,堪称逆天。血佛出世,伸出一掌,秦穆绵雷翼扇动,反身而退。周围无数血气翻滚,不见秋月本人,只见血海翻腾,无数白骨翻腾。

此乃血海地狱。

没料到秋月会有这么一手的秦穆绵,身后血迹雷光大作,竟是想要横穿血海,也要力斩秋月人头。

这时,一道剑光如雷霆炸碎了整条小巷,如一道龙卷卷携着无数残砖碎瓦,冲入血海之中。

声势之大,早已超越惊动了中都无数士兵,有骑兵奔来远远被劲风扫到,便尸骨无存。

远远看去一团浓稠的血雾笼罩了原本是一条小巷的地方。

秦穆绵转头望向身后,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

秦穆绵没有料到秋月会如此难缠,而同样也没有料到萧煜可以这么快解决掉易。

秦穆绵横下心,不管身后萧煜,全力催动背后血迹雷光双翼,势要先杀秋月。

虽然秦穆绵有紫魂衣护身,不过她毕竟还是履霜境界,还不能无视经过九重楼加持的庶人一剑。

萧煜这一剑递出,一往无前,更何况是他气势最高峰时的一剑,同境界内,就是公孙仲谋等人正面面对这一剑,也要大感头疼,必须慎重对待。

破阵子猛然弯曲。

秦穆绵背后如遭重击,剧烈震荡之下,一口鲜血喷出。

秦穆绵口含鲜血怒极而笑,连声道:“好好好。”

……

中都城,如巨人,披坚执锐的巨人。城池的每一个角落都带有杀伐冷酷的气质。

一队玄甲骑兵疾行在中都安静的主街道上,马蹄声显得格外清晰,领队的是一名参将。

是这些年大都督颇为欣赏的一员勇将。而随着这段时间草原形式突变,中都进入战备状态,这位参将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颇有大都督亲信的架势。

本名叫做的孙灵风的参将一勒缰绳,驻马不前。而他身后玄甲铁骑依此停下,没有半分逾越。

孙灵风平静说道:“今晚上你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奉大都督之令,疏散方圆十里之内民众,若有懈怠者,走漏消息者,军法从事!”

“若有意图不轨者,不听号令者,一律杀无赦!”

“诺!”

他身后玄甲铁骑齐声应道。声若惊雷。

与此同时,在这里周围一队队披甲骑兵疾驰而过,不由分说的开始驱散百姓,不论男女老少,不论富贵贫贱,甚至很多人还在睡梦中便被骑兵从房中赶出,在春寒料峭的深夜被成群结队的驱逐向另一个方向。

没多时,以萧煜几人所在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成了无人区域。无数骑兵在寂静的城中奔驰,马蹄声轰鸣阵阵,一时间不管是被驱逐的,还是窝在家中的,都是人心惶惶,心想难不成草原上的蛮子打过来了?

一时间,马蹄声,妇孺哭喊声,汉子叫骂声混杂成一片。

暗淡的夜色下,一个高大身影立于城门楼之上。

凝望着夜色下那团深深的血红色,脸色说不出的凝重。

……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即脱离了秋月的控制,也脱离了秦穆绵的控制,双方都已经开始拼命。

上天可能看得越发开心了,天空中所有的黑云全部散去,一轮皎皎明月高悬,将整个中都城照耀得一片银白。

其后是好一片浩瀚星空。

星空下有一抹流星。

细细看去,却是一人,如天外飞仙,飘飘摇摇从空中落下,直朝着那一团血雾的方向落去。

在距离血雾还有几丈时,女子住下身形,虚空踱步,月光洒落脚下,如踏月而行。

徐林平静的看着绝色女子渐渐远去,低声呢喃道:“慕容?真的出乎意料啊。”

陕西省肿瘤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怎么样
贵州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昆明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西安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