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军警杯★小说】古墓传奇_a

2020-01-17 01:02: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一块传世玉佩,引出一段血雨腥风;一个东吴古墓,演绎一段爱恨情仇。只要敢于追寻事情的真相,追求正义和光明,就一定能找到真正正确的路。 (一)迷案重重

张矣名实在是想不出来,这世上哪里还有比杭州城更美的地方,对于一个杭州人来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并不是只有王维诗里才有的意境,那就是他们每天晚上都能看得见的场景啊。看着这样的美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忘记了肚子里的饥饿。不过,张矣名倒不是因为家中又没有余粮了,所以才饿上一整天的,而是因为今天晚上陆老爷请客。“一贵一贱,交情乃见”,陆文兴陆老爷和他的交情,那自然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想到这里,张矣名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意,等到了陆大哥家,一定要甩开腮帮子,吃个痛快。

正想着呢,突然间,迎面刮起了一阵恶风,这阵风里,竟然暗暗透着一种虎啸龙吟之声,真个给人一种“吹开地狱门前土,惹引酆都山下尘”的感觉啊,充满了杀气,那风无声无息地就钻入了张矣名的怀中,把他给冻得一哆嗦。真是怪事啊,这都已经几月份了啊,怎么还有这样的怪风呢,张矣名的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紧了紧衣服,就继续往陆文兴家赶,待得来到陆文兴家门口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头,原来,那陆家门口,竟然围着一群衙役,还不断地有官家之人进进出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陆大哥今天不仅请了我,还请了别人。

正当他鬼鬼祟祟地在门口张望的时候,被一个衙役发现了,大喝一声道:“站住,谁在那里!”他走进两步一看,语气又缓和了下来,道:“原来是张先生啊,您来得正好,陈捕头在里头等着您呢,您不来,我们也要派人来找你。张先生,请吧。”说着,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张矣名觉得有些怪怪的,这口气,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像是在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的意思,不过,他知道,竟然惊动了陈锦图陈大捕头,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所以,也不迟疑,迈步就进去了。

眼前所见的场景,让张矣名倒吸了一口凉气,陆文兴躺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胸前还插着一把裁纸刀,身下一滩殷红的鲜血,桌子上摆着一些原本很精致的小菜,不过,现在都已经打翻了,弄得满桌满地都是。陆文兴新娶来续弦的夫人谭氏扑倒在他的尸体上,痛哭流涕,一边哭,一边还唱着哀伤的吴歌:“头七到来哭哀哀,手拿红被盖郎材,风吹红被四角动,好像奴郎活转来。二七到来想思量,思思量量哭一场,三岁孩童无爹叫,千斤重担啥人挑……”张矣名一边看,一边皱眉摇头,说实话,他并不觉得谭氏心中真得很悲切,要知道,哀莫大于心死,真正伤心欲绝的人,哪里还能够唱得出歌谣呢。

可是,陆文兴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横死的呢,难道,刚才的那阵阴风,竟然是陆文兴的冤魂想来告诉自己些什么吗,不过,他向来都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情,所以……正想着呢,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矣名,你今天怎么会来这里啊?啊,我真是纳闷了,怎么你一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要出命案呢,你说,这是不是太巧合了呢?”

张矣名掰开了抓着他肩膀的那只如鹰爪般有力的大手,愁眉苦脸道:“我说,陈大捕头,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好不好,我的晚饭都泡汤了。本来,陆大哥让我来,是和他一起鉴赏一块传世宝玉的。谁知道……我可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哪里会料到有此不幸呢?”说着,忍不住垂下两滴清泪。是的,这就是张矣名,虽然他平常好诙谐,经常没正行,说话也没谱,可是,他其实是一个深情的人。

陈锦图听罢也叹了口气,道:“是啊,陆老爷博学多才,平常人不错,总是开粥厂,赈济乡民,真是可惜了啊。”

两人正说着呢,几个捕快吆喝着押着一个男子从他们身边走过,那被押的男子,一看见张矣名,便大叫道:“张矣名,救我啊,救我,我这次,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陈锦图眉头一皱,示意捕快停下,问张矣名道:“这个人,你认识?”

张矣名挠挠头,道:“有些交情。”

“你可知道他是谁?”

“喔,知道,骗侠韦一啸。”张矣名道。

“好啊,张矣名,你能耐不小啊,竟然和这路人都有来往。”说着,陈锦图围着张矣名绕圈子,一边走一边琢磨道:“这韦一啸到陆老爷家偷东西,你又那么巧,也受邀而来,你们又恰好认识,你说,我该怎么猜,才比较合情合理呢……”

韦一啸跳着脚道:“陈捕头,我说了多少遍了,我是受邀而来的,是陆老爷邀请我来的……”

陈锦图冷笑道:“受邀而来?谁受邀而来,是走窗户的?哎呀,我说韦一啸啊,都说你能偷会骗的,我看你功夫也不怎么样啊,‘偷风不偷月,偷雨不偷雪’的规矩,你不知道吗?今天晚上月明星稀的,你竟然敢踏月色而来,你胆子不小啊。”

“天地良心,我是看见门口有衙役把守着,知道陆家出事了,这才想到要越窗而来看看的,谁知道,一来,就被你们抓住了。我,我有陆老爷给我的请帖。”说到这里,就见韦一啸一缩脖子,一抖手,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的锁链,就全都掉到地上了,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书信。

陈锦图一愣,他明白韦一啸的意思,只要他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逃走,他之所以不逃,只是为了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皱着眉头接过了那封书信,打开一看,又是一惊,因为,那书信竟然是一张白纸,一个字都没有。

张矣名也大吃一惊,从怀里掏出了陆文兴写给自己的书信,打开一看,竟然也变成了一张白纸,众人面面相觑,难窥玄机。“这,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我还记得信中内容啊,‘张贤弟见字如晤:愚兄有一家传美玉,难辨虚实,可否请贤弟明日定更天至府上一叙……’”

众人就这样僵立在了当场,这时候,就看见有人哭喊着扑到了陆文兴的身上,边哭边叫道:“恩师啊,恩师,你死得好惨啊,我一定要亲手找出那个恶贼,为你报仇……”那是陆文兴的弟子庞炎,陆文兴不光是当地豪富,他还是一代大儒,专攻史传,人称“当世司马迁”。那庞炎哭了一阵,便将陆夫人从地上扶起,搀到一边坐下,道:“夫人请节哀,勿要太过挂怀,注意身体。”

张矣名的脸色一变,他注意到,当庞炎扶起陆夫人的时候,陆夫人整个身子,都靠在了庞炎的身上,就算陆夫人悲伤过度,体力不支,可是这男女授受不亲,这恐怕……

正想着呢,庞炎冲到了陈锦图的面前,道:“陈捕头,一定就是这两个人干的,他们一定就是凶手,您快带他们回衙门,严加审问……”这时候,张矣名的眼睛,却转到了陆文兴的手心里,他虚虚地用手一指,道:“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陆文兴的手心里,在他的手心里,紧紧地攥着一个小小的玉佩。“难道,这就是陆大哥想让我鉴赏的美玉不成?虽然他没有详细说明,可是,我一直听说,他的祖上乃是三国时候东吴的大将陆逊,这玉佩,名叫‘玉挂奇图’,乃是陆家传世之宝。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它的正面应该是用西域文字撰写的几句箴言,翻成汉话,便是‘万物非主,唯有真宰,,为其使者’,而反面,刻的是四排数字,用的是天竺数码,写的分别是8,11,14,1;1 ,2,7,12; ,16,9,6;10,5,4,15,我说得可对?”

陈锦图取出了玉佩,翻看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说:“西域文字,我不认得,不过,天竺数码,我倒是看见过,的确是这些数字。只是,这些数字古古怪怪,零零乱乱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张矣名笑道:“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图啊,它里头,暗藏玄机,它的奇妙之处在于每个横行、纵列的四个数字之和都相等,等于 4,而且,任何一条对角线,包括折断的对角线,上面的四个数字之和也等于 4。任何一个由四个数字组成的正方形,其中四个数字之和也等于 4。所以,你说,这东西是不是很其妙呢?”

庞炎想将玉佩接过来,可是,陈锦图却拒绝了,道:“这东西,现在是当堂证供,衙门先替你们收着,等完事儿了,我会亲自交还给陆夫人的。”

庞炎无奈地退了回去,嘴里却嘀嘀咕咕地道:“归还?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破案呢?凶手明明就在面前,还打官腔。”

韦一啸叫了起来:“嘿,我说庞炎,你憋着把我们俩弄进去是不是?你动的什么脑筋啊,告诉你吧,就算是太祖皇帝的皇陵,我都进去过,见过的宝贝,不胜枚举,我还在乎你这个?”

陈锦图却对两人道:“看来,还是要委屈两位,跟我回衙门一趟了。”说着,他若有所思地说:“凶手是想抢这玉佩,但是,陆老爷临死前将玉佩紧紧握在了手中,凶手不便取出,这时候,正好被夫人和奴仆看见,所以没有得手,就匆匆逃走。现在我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这凶手,应该是临时想到要杀人,并非预谋,因为,这脖子上的绳索,胸口的裁纸刀,经奴仆证实,就是这屋中之物。而且,凶手一定是两个人,脖子上的勒痕和胸口的刀伤,都是陆老爷活着的时候造成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在双手勒着对方脖子的时候,再在对方胸口扎一刀的,所以……”说着,他看了张矣名和韦一啸一眼,道:“你们正好是两个人。”

韦一啸还想辩解些什么,张矣名却笑着说:“可以,我可以跟着你回去,不过,你得管我的晚饭,我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二)陆逊宝藏

看着张矣名吃光了第三碗阳春面之后,陈锦图无奈地说:“有这么饿吗?张矣名,你多少天没吃东西了啊?”

张矣名笑着抹了抹嘴,道:“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吗?审问,开始了?”

陈锦图笑道:“其实,我知道你们是无辜的。”

“喔?为什么呢?”张矣名笑着说。

“你和陆文兴是什么关系,我能不知道?听说,你还救过陆老爷的命。再说,张矣名和韦一啸,要是想从别人那里弄点东西出来,根本就不会用‘偷’这个方法,只会用‘骗’,否则,怎么对得起‘骗侠’这两个字呢?韦一啸,连皇陵都来去自如,又何况陆家呢,怎么可能失手被擒?或许,这是你让他这么干的,试探一下那两个人的反映。我说的对也不对?”

“唉,骗侠是韦一啸,别把我给扯进去啊。”

“你糊弄谁啊?骗子手,或多或少,都有些帮手的。我是谁?在我的面前,就不用装样子了。”陈锦图笑道:“我知道,你们做事情,是有原则的,盗亦有道,不是任何人,都能够从倭寇手里,把被抢走的翡翠观音骗回来,然后又归还给朝廷的。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动你们两个。而且,我还和你一样,怀疑那两个人,所以,我请你们来,只是想问问,你有什么主意,可以抓住狐狸的尾巴。”

张矣名笑了,笑得很得意,他就知道,陈锦图不是一个笨蛋,其实,所有人都应该知道,那两个人,是很值得怀疑的,不过,他们没有任何的证据。他取过了那枚玉挂奇图,放在手心里把玩,道:“传说这是打开陆逊坟墓的钥匙。也许,这次的命案,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这块玉佩,为了陆逊坟中的宝物和记载陆逊毕生心血的术数秘笈。”

陆逊字伯言,乃是三国时代吴国的著名将领之一,在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曾经机智地配合吕蒙的部署,夺得荆州,擒杀蜀国骁将关羽,削弱了蜀国的实力。吕蒙死后,陆逊担任吴国西陲统帅,在蜀主刘备东征吴国的时候,采用以逸击劳,集中歼敌的策略,击溃蜀军,演出了一幕火烧连营七百里的好戏,也就是吴蜀夷陵之战。传说中,他是一位料敌如神、精通奇门遁甲等术数的高人,他毕生绝学,都收藏在他的墓中,而打开他坟墓的钥匙,就是那块玉挂奇图。这是一件江湖中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所有人也都知道陆逊墓的位置,可是,却没有人能够成功进入古墓,取得宝藏,不,其实应该说,没有人能够活着出来。

陈锦图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下一步的目的就是要进古墓了。不过,你是说,要带上他们两个吗?庞炎还好说,如果我们跟他说陆文兴之死很可能和他发现了古墓的秘密有关,他一定会跟着我们去的,他是陆文兴的弟子啊。可是,这陆夫人是一个女子,怎么能让她涉险……”

“我敢保证,陆夫人的武功,绝对比你好,她可是姓谭啊,你可曾听说过,有一门武功,叫做谭腿。”

陆逊墓坐落在一座荒凉的小山丘上,鼪鼬之径,兔葵燕麦,给人的感觉,那是非常凄凉的,颇有一种“潮月空山蓂荚落,露风灵响海天高”的感觉,其实,如果不要看那荒凉的古墓,扭转头来看看那迷花惊蝶梦,绿水带香流的场景,还是很美好的,只可惜,纵使是绿树青山,斜阳古道;桃花流水,福地洞天,以这些人的心情,哪里有功夫看风景啊。

陆夫人和庞炎都同意参加这次的冒险,他们相信,陆文兴的死,一定和这个古墓有关系,而且,如果能够借官家的力量,搞清古墓里的秘密,这也应该是一件好事。

张矣名拍拍韦一啸的肩膀道:“小韦啊,牙齿都在发抖,你就那么害怕啊。你看看人家陆夫人……”说着,眼神瞟向了陆夫人和庞炎,两人刚刚还靠得很近呢,这时候又迅速地相互躲开了,还真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共 16057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古墓传奇】(一)迷案重重,张矣名原本是去陆文兴陆老爷家受请的,结果遇到陈锦图在办案,是因为陆文兴突然横死室内。这让张矣名莫名其妙,而接下来却又意外发现手中的请帖和韦一啸的请帖皆是一张白纸,更是难窥玄机,迷团重重。(二)陆逊宝藏,张矣名和韦一啸被带回衙门,谈及陆逊宝藏的由来,和江湖中人已经争夺已久,却无一人取得宝藏。于是决心一探古墓究竟。一行五人来到古墓,古墓深幽,机关凸生,而且内藏火药,造成种种假象,深不可测。(三)九死一生,在打开一扇门之后,又打开另一扇门,却发现一水塘,也就是传说的化尸水。而当破解这套机关之后,再进入一个八卦房间的时候,却发现房间在慢慢变小。(四)奇门遁甲,生死攸关之际,机智的张矣名想起了奇门遁甲,于是救众人于危难。(五)密室解惑,一句无意的话泄露了秘密,被杀的人不是陆文兴,而是他的弟子庞炎。而在得知这一切真相之后,陆夫人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无论生生死死,恩恩怨怨,或许在随着真相大白之际都烟消云散了吧。古墓是空的,这是众人所想象不到的。然而,在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之后,这宝藏还重要吗?小说情节有序,环环相扣,险象丛生,人物刻画细腻,布局完整。拜读问好!推荐共赏!【军警社团编辑:彧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41 】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能治腹泻吗
怎样儿童止咳用药安全
每日吃什么治疗术后ED效果好
小孩积食用什么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