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陈水扁以三无表演向人示威

2019-10-13 06:3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陈水扁以“三无”表演向人示威

  相对于平淡无奇、一片沉寂的台湾经济气象,岛内政坛不但“风光这边独好”,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些荒诞不经、叫人口瞪目呆的奇异景象被制造出来,套用一句流行的广告语: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出。

  上周“最出彩”的人物是陈水扁。谁也没有想到,扁在支持率已跌至18%、有七成民众要求他马上下台、百万人街头倒扁行动即将展开的情况下会突然“发威”。岛内媒体在总结和评价他的表现时大多用到了3个词:无赖、无耻、无良。

  扁接连透过各种渠道放话,说司法调查烧不到他,“体制外”的“倒扁”是“违法违宪”,“法律绝不容许有任何体制外违法、脱序或犯罪的抗争”,“为了台湾人的生存与面子,一定会做完任期”。是为无赖。

  扁声称“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错就错在2000年不该选上“总统”,2004又没被两颗子弹打死。潜台词是:谁叫你们“有眼无珠”让扁“上位”,想要“罢免”?那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是为无耻。

  为了恐吓施明德,扁以揭他在美丽岛事件中曾写“求饶信”的“历史疮疤”等手段,对自己的前辈进行人格谋杀。是为无良。

  看扁的表现,与其说是在为自己辩解,不如说是在向所有的人示威,他真正想说的是:不管有多少人、以什么方式叫他下台,他都会“无所畏惧”,“忍耐是有极限的,无法忍耐时,不会一味挨打”,从今往后,他要以自己的方式向一切反扁、倒扁活动全面开战。给人的感觉,扁已经当自己是“不死之身”了。

  是什么让扁产生了如此幻觉?有人认为是岛内司法单位无能,让所有针对其家族和亲信的贪渎舞弊案件不了了之,形同在扁周围建了一道“防火墙”,使大火始终无法直接烧到扁身上,给了他硬撑到底的“信心”。有人认为是台湾“宪政体制”中对罢免领导人设立的“高门槛”挡住了“体制外”的倒扁风潮,成了扁最可靠的“防风墙”,使他得以在岌岌可危的困境一路走到今天。也有人认为扁迟迟不倒,与来自美国的“明打暗助”不无关系。美国方面在关键时候向岛内传递出的“不乐见台湾社会大乱”,希望“倒扁风暴尽速平息”的信息等于给扁递来了一根“救命稻草”。

  但是,看看民进党内一些人为挺扁而上演的一幕幕“打施”闹剧;听听游锡堃的一番“倒扁是大陆的大阴谋”的惊人之语,以及民进党副秘书长放出的已锁定11件“抹黑案”,将对4位主持人、3位名嘴随时提出控告的威胁性言论;特别是从上周民进党中常会传出的“倒扁静坐不是体制内管道,陈水扁不必因此下台,民进党将在9月30日发起一场50万人的大型群众运动,以牵手、游行或其它方式展现‘挺扁’决心”的声音。人们不用再怀疑:周身烂疮的扁之所以还有胆量“大咧咧”的招摇过市,盖因他的背后站着一个完全以“挺扁”为“核心价值”的“执政党”。

  也正因为如此,人们才会在上周得以欣赏到一幕扁给民进党的“天王”们逐个“戴高帽”的“滑稽剧”。扁先是称赞前“行政院长”谢长廷是个有眼光的政治家,12年前就有机会出任台北市长,但把机会让给他。接着又说他跟“行政院长”苏贞昌是“穿同一条裤子”,他对苏贞昌领导的“行政团队”有信心,“我们有一位好‘院长’苏贞昌,来跟大家一起冲冲冲。”与此同时,扁还主动邀吕秀莲的好友会晤,说明扁吕关系,澄清外界对“扁吕情结”的种种“误解”,令这位以往总爱在紧要关头乱放炮的女人突然间“乖巧”了许多。

  如果说眼下还有什么事情是扁放心不下的,就是已经如箭在弦的百万人倒扁街头静坐活动。嘴上逞强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种大规模的群众街头静坐一旦成势,用不了多久,各种尚在观望之中的倒扁力量就会随势而动,变得无法控制。到那时,所有的“防风墙”、“防火墙”和“救命稻草”、加上“扁府”四周的“利刃拒马”,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免死”了。

  所以,扁决定“一走了之”,以“出访拼外交”避开愤怒的倒扁人群。一来是希望借助“隔海放话”,继续寻求“深绿”人士的支持;二来以“外交”上的“突破”、特别是借“过境”关岛修补因此前的“流窜外交”而使美台关系出现的裂痕,制造美方支持的假象;三是围绕“出访”一事制造话题,大肆炒作,以扰乱人们的视线,转移焦点。这也就是为什么“总统府”在如此敏感的时间点,居然还有心情因为陈文茜说陈水扁9月“出访”从松山军用机场起飞是为了将家中细软偷运出台,而扬言与她对簿公堂。

  而对于民进党来说,有一件事是他们不能不做的,那就是要想方设法对“谋定后动”、决意要甩掉“党产问题”的包袱“走出浴火重生的第一步”的国民党继续紧盯不放、死缠烂打。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了这个在以往各次选举中屡试不爽的“选票提款机”。

  上周,不等国民党公布党产,“行政院”便先行展开攻击火力,称国民党取得的“不当党产”,远远超过“监察院”调查的范围。随后的行动包括:陈水扁借“电子报”指责国民党所拥有的党产绝对都是不公不义的,称“党产的处理绝不是国民党的家务事”。民进党专门召开“中常会”,邀请“内政部长”、“法务部次长”报告不当取得党产处理条例和“政党法”,宣布将筹组全民讨党产大联盟。游锡堃公开抨击国民党公布的党产报告是一份“脱产报告”、“黑箱报告”。“绿委”召开会,声称要以更大的力度推动追讨党产“公投”,让国民党把“不义之财”还财于民。

  看这架式,国民党如果不把自己的全部家底都交出来,民进党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话说回来,就算是国民党现在真的一无所有了,民进党还可以抓住“党产如何取得”、“钱都到那里去了”这些问题继续做文章。也就是说,至少在2008年之前,这个包袱国民党即便是丢掉了,民进党也是不会放手的。

  上周,“行政院”提出了2007年度当局“总预算案”,“军购预算”增710亿,远远高于当局在经济上的投入。人们不禁要问:这样的一份被“在野党”“立委”称之为“穷兵黩武”、根本就不可能过关的“预算案”送进“立法院”目的何在?是为了向美国示好?还是要挑起新一轮的“朝野”之争?

  这一周,值得人们关注的事情还有:“3·19枪击案真调会”提出了一份厚达178页的调查报告,指出被检调锁定为枪击案凶嫌的陈义雄绝非意外落水或自杀,应是“他杀弃尸”。岛内的检调部门又有得忙了。“监察院”在3次发函给陈水扁办公室,要求扁说明3年一直漏报的扁妻拥有珠宝真实情况后,终于收到回函,扁以一句许多珠宝是“向亲友借用”,“不便提供借用人的资料”,让“监院”官员直呼“离谱”。邱毅又爆料,称陈水扁一家把“公务机要费”当成提款机,不但陈幸妤买童书、塑身SPA报销,连“第一家庭”的爱犬“勇哥”的饲料,也是“公务机要费”埋单。有人在站的BBS上发出感慨:真够无耻的。

  还是在这一周,“财团法人台湾海峡两岸观光旅游协会”搭起了班子,开放大陆游客赴台观光一事总算是有些眉目。至于最终能否成行、何时成行,都与台湾当局的政治算计有关,还看是不是真能办实事。

刑事辩护
家居装修
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