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國內大面積限電引爭論電荒是不是壟斷惹的禍

2019-11-08 22:5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内大面积限电引争论:电荒是不是垄断惹的祸

国内大面积限电引争论:电荒是不是垄断惹的祸

今年,全国19个省市拉闸限电,仅有西北、东北、山东电的电力供应略有盈余分析全国大规模电荒成因,除了持续高温、决策失误、电力设备不足、煤电价格之争等诸多因素外,更大的争论集中在———“今年电荒的罪魁祸首是不是垄断”

关于这个话题,目前主要观点分成两派:一派称,缺电罪魁祸首不是垄断;另一派则认为,电荒症结就在垄断前者以电力背景的圈内人居多,后者以媒体、学者、老百姓等电力圈外的人居多身份几乎成了他们的分水岭

电力是不是自然垄断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说,电力是可以造成商品短缺的垄断行业,关系国计民生,电具有自然垄断性,这一点世界公认

经济学家张曙光表示,不能笼统地说电力是不是垄断就像铁轨、桥梁一样,电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铺两条那么,惟一性的电就是垄断的但这个上的服务不是垄断的,它可以放到市场上完全竞争就像德国,电力交易所跟股票交易市场一样,电也像股票一样在其中买卖半个小时前的电、5分钟前的电都不同价格交易,大发电商与大用户坐在交易所大包房讨价还价

电力改革专家、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刘纪鹏教授称,除了“发输配售”的输电具有天然垄断性,其余三环节都不具有自然垄断性不可否认,国家正在打破电力垄断,但要分几步———

第一,厂分离,放开发电;第二,待时机成熟时,把输电和配电分开,放开配电,只留下输电由国家电公司实行自然垄断经营

他认为,国家电力公司是一个构造实现公平竞争的市场平台,电就好比一条高速公路,各运输公司通过这条路来运送旅客和货物,并支付一定的道路使用费而当前的问题是,国家电力公司有自己的自留地,在高速公路上,自己的车不交费,堵塞时,自己的车优先通过这样,竞争就不公平了

电荒与垄断有没有逻辑关系

有一种声音说,电荒跟垄断有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试想,1998年厂尚未分离,国家电力尚且过剩,直至政府鼓励大家用电现在,打破垄断,电反而不够用了可见,说今年电荒是垄断闹的人,都是外行

张曙光对此论调反驳说,1998年,国家经济正处于低潮,而现在是经济扩张时期,两者的用电量不能相比不同的经济周期,就该有不同的电力发展

还有一种说法是,垄断是可以操纵价格的这些年,水价调过一轮又一轮,最近北京有线电视费也上涨了50%,可电价何时涨过相反,中国城市用电的价格,在世界上也是低的1985年以前,实行“以电定产”,用电需要多层行政审批,落下了“电老虎”的称号可现在,电力同行间都称自己是“电老鼠”

对此,张曙光认为,拿价格低说电公司不是垄断的说法站不住脚现在,下电价由电公司垄断着,既然它垄断,就有涨价获利的欲望和可能,只不过因为出于国计民生的考虑,国家一直守着这个底线

怎样打破垄断

“我们说电力是垄断行业,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走向市场、不打破垄断”王永干进一步解释,要破除的垄断,在分离“发输配售”环节———把两端剥离出来,而不是打破中间输配的垄断几天前美国大停电事故印证,电要全国一盘棋,总体规划电力改革,就是要让能分离出来的分离出来,能甩向市场的甩出去,垄断的部分加强监管

王永干认为,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厂分离但目前没有《电力法》,市场规则、监管、信用及行业自律等都不完善,改革处于起步阶段脱胎于同一母体的电厂、电另立门户后需要一定的磨合期所以,售电这一大块放不开,北京人还不能用河南的电,老百姓不能货比三家挑着买电

王永干还表示,电力是不可储存的一次性产品,“发输配售”四环节,要环环相扣,否则就会造成资源浪费

他说,电力需要市场,但市场也不是万能的比如,前几年美国加州大停电事件就折射出市场失控的隐患———因为水利发电不足,造成美国很多发电厂哄抬电价,而州政府定价远远低于发电厂的上电价,不仅误导了老百姓大量用电,也使电力负荷超过了供电能力,造成当地两家最大供电公司年百亿美元的亏损结果,市场失控,大面积停电

王永干说,在国外有很多种电力模式,有的发达国家厂不分开,发电售电是一家,交易中心放开,竞价上;也有的厂分开,交易中心不放开但总体上说,四环节都分开,是目前全球电力改革的发展趋势我国有自己的国情———人口多,人均电力资源在世界排名中靠后,电力资源安全问题值得关注所以,不能照搬国外的电力模式

刘纪鹏说,我们要反垄断,但不能简单化,人为地制造一些竞争主体今年的电荒告诉我们,这几年,我们太强调电力改革,而忽视了发展

张曙光认为,现在的问题在于上竞价几年前,四川投资近280亿元的二滩水电站所发的电,被四川省拒绝上,从而造成的损失高达几十亿元厂分离后,这样的悲剧不会有了可电上了就卖得出去吗价低就好卖、就公平吗

他称,电力价格体现在两端:上价和下价,现在厂刚分离,关系还没理顺,上竞价还不能很好地解决,全国电还没连通,平台没搭好,下价(售电价)的放开就更无从谈起“电公司是政府还是企业要我说,从人事、管理、经营模式看,它是个“四不像”张曙光说

产业政策乃电荒另一杀手

国电动力经济研究中心工程师周海洋提到,今年电荒的原因,还有产业政策、产业结构的不合理

他解释,去年统计显示,在用电需求中,居民用电、社会用电加上农业三产等用电,占30%,而工业用电占70%工业用电中,制造业占大多数,需求增长了12%,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等行业用电需求增长超过20%,化工、建材等成了耗电大户

他说,这两年,高耗能的金属业在我国西部发展迅猛,尤其是内蒙古、宁夏、山西等,其中不乏低端产品,如电解铝但由于一些西部地区招商引资心切,这些高耗能产业在西部有盲目发展、重复建设的趋势我国电价较低,无形中,这些大量出口的高耗能产品就把减少成本的压力转嫁给了电力部门长远来看,这些用电需求中,很多属于低效、无效需求

张曙光赞同上述见解,认为电解铝等低端产品在中国的大量生产,的确跟当地的盲目上项目有关,产业政策不合理确实虚涨了电力需求,具有短期性

新一轮电力投资热潮

因为今年电荒,电力开发商机凸显国家批准的13个电站,总投资约512亿元此外,很多民营企业也纷纷看好电力市场,国内正在掀起新一轮电力投资热潮“热潮过后是低潮,尤其是电站,不能盲目建设”周海洋称,建一千瓦的发电站需要4000万元,建20万瓦的发电站需要8亿元,去年用电增长速度11.6%,今年上半年是15.8%,以后还会增长但增长多少该有多少发电站匹配这需要宏观预测,不能一哄而上,造成资源浪费

对此,张曙光则认为,“如果不是政府行为,就不要讲重复建设民间行为自会对市场大浪淘沙,民间资金会根据市场起伏进退,政府不为就是有为”

电力改革的世界性难题

最近,在陕西省电力部门的上讨论中,很多人表示,从俄罗斯看到了中国电力改革的影子———

俄罗斯电力行业实行国家垄断,大部分的发电厂和输电络都掌握在国有电力公司手中由于国家对电力行业实行价格控制,电价一直较低,这使得电力公司的经营陷入困境加上俄罗斯电力工业设备严重老化,到2004年,70%的现有设备都无法使用,国家将出现供电危机

但改革是艰难的一种声音主张,国家电力公司应放弃垄断地位,将其下属发电站改造后出售;开放电力市场,吸引国内外私人投资;国家停止干预电价,只保留对电和调度站的控制

但反对派认为,重组电力公司、打破垄断会严重损害国家利益,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是新一轮国有资产大甩卖;将电站卖给外国人将使国家电力安全受到威胁;放开电价会造成通货膨胀,致使工厂被迫停产,整个经济将有瘫痪的危险“电力改革是世界性难题,连发达的美国都不能幸免,我们不能照搬国外的电力模式,要走自己的路”王永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