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祭炼山河 正文 第21章 截杀

2020-01-16 20:3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祭炼山河 正文 第21章 截杀

朱海神色突然变得炙热,“但我没想到,撒下一张去,居然有意外收获。”眼神落到宁凌身上,充满痴迷,“今夜你不会死,因为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怀上我的孩子,然后再杀死你。”

宁凌眼神冰冷,从未在她身上,感受过如此浓烈的厌恶与杀机,“朱海,你与女子结合,孕育之时杀妻害子,取其充斥怨气、恨意精血修行,更操控他们魂魄所化厉鬼,罪大恶极必死无葬身之地!”

朱海点头,“我承认,你说的都对,但我不会死,死的是他们。”手中金玲摇的更急,雾气中鬼影尖叫越发凄厉,阴寒气息四面八方疯狂扑来。

半空环状法宝摇摇欲坠!

“徐威师兄,怎么办?我不想死!”林琳惊恐痛哭。

徐威紧咬牙关,拼命催动法力,眼神看向宁凌,他是黄丹怪亲传弟子,隐约知道一些宁凌的事。

现在,如果还有生机,就一定在她身上。

突然,宁凌一步迈出,踏出金光范围,躲藏在雾气中的鬼影,顿时嚎叫着冲出。

金光照耀下,赫然是一个个,披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妇人,腹部崩裂开来,不断有黑色小手、小脚从中钻出,似发泄般撕扯着伤口,让妇人痛苦时更加暴戾。

化身厉鬼的魂魄,对一切血肉生灵,充满了毁灭的欲望,可不等她们靠近,就发出凄厉惨叫,身体冒着黑烟恐惧逃避。

这个时候,宁凌一指点出,耀眼金色呼啸而出,眼眸随之暗淡下去,显然这一击对她而言,也损耗极重。

朱海脸色大变,拂袖打出一团黑气,可在金光之前,像是气泡般被轻易洞穿,金光没入他胸膛!

低吼一声,朱海身体蓦地扭曲,本应将他胸腹炸成碎片的金光,不知被他用什么手段,转移到右臂中。

轰——

右臂粉碎,不过在此之前,朱海已将手中圆坛丢了出去,撞入雾气中翻滚几下落在地上。围攻宁凌受伤的妇人厉鬼,突然不顾一切向圆坛冲去,灰扑扑圆坛表面光明大作,如利箭洞穿她们的身躯,恐惧惨叫着退去。

朱海脸色惨白,却笑出声来,“这是你最后的底牌吧?既然没能杀死我,就认命吧!”

下一瞬,他笑容僵在脸上。

跌跌撞撞的身影,冲过阴冷的雾气,因为被光明击退,妇人厉鬼没能阻拦他的闯入。

“宁师姐,救命!”秦宇神色惊慌,惨叫连连奔跑着,好巧不巧一脚踩到圆坛上。

哗啦——

刺耳的破碎声,随着秦宇的狼狈跌倒,传入所有人耳中。

朱海脸上,瞬间充满恐惧,“不!”

他疯狂摇动金玲,却丝毫不能阻挡,浓雾将他身影淹没,一个个妇人厉鬼直勾勾看着他,自四面八方围绕过去。她们腹部伤口,钻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脑袋,咯咯笑着,模糊不清的叫“爹……爹……”

“啊!”

凄厉至极的惨叫,自雾气中传出,伴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吞咽声,轻而易举就能想到,里面是怎样的场景。

宁凌看了一眼满脸茫然的秦宇,“我们走!”

没有人迟疑,以最快的速度退出朱家,直到离开这座浸在黑暗中的府邸,几人才微微松气,有心思将眼神落到秦宇身上。

尽管心里,忍不住感叹他的狗屎运,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等人能活下来,是沾了他的光。这让几道目光略显复杂,尤其徐威,总感觉内心深处恼怒莫名,又不得宣泄。

“鲁峰呢?”有些急躁的打破平静,众人看向秦宇的目光,让他很不喜欢。

秦宇微现慌张,“刚才有人追杀,我不得已把鲁峰师兄,藏在了一间民居房顶。”

徐威眼眸虚眯,“舍弃同门独自逃命?秦宇,你好大胆!”

林琳、章则、范平闻言微怔,看向秦宇的眼神,再度变得鄙夷,就算走狗屎运救了他们,可只舍弃同门这一条,就让人不齿。

宁凌微微皱眉,“别说这些了,先找回鲁峰。”

秦宇连连点头,转身冲进夜色,很快把鲁峰背了回来,一脸喜意。

徐威眼神一扫,微惊,“他身上的毒解了?”

秦宇面露得意,“我杀了一个朱家修士,没想到他身上居然有解药,鲁峰师兄服下后,就没事了。”

这结果让几人无语。

随便杀一个朱家人,就找到了解药,他们一群冲进朱府,却差点被人家困死……

秦宇这小子,运气真是好的让人眼红!

宁凌眼神瞬间深邃,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眼前秦宇身影再度模糊,像是笼罩了一层薄雾,晦涩莫名。

太阳升起时,西关城中的居民,惊恐发现整个朱家,已空无一人。只有东南角某个院落里,地面洒落着大片斑驳血迹,顺着血迹找到枯井,挖开后在里面,找到十七具妇人尸骸,每个腹中都有一具纤细骨架。更让人惊恐的是,妇人、婴儿骸骨嘴中,皆血腥淋漓,似生撕血肉后的残留。

居民惊恐散去,不久后大火燃起,显赫两百载的朱府,被付诸一炬。

此时,东岳派一行七人,已踏上归途,与来时的意气风发不同,路上极其沉默。

秦宇已经看过了朱府之事的卷宗,心头微寒时,也有些许茫然。朱海-为提升修为,杀妻害子炼其亡魂,难道这就是,苍莽子典籍中曾提及的,修道残酷血腥?

而且,阴谋引诱东岳派弟子到来前,朱府上下除朱海及一对子女外,所有亲眷都被杀死,作为驱动厉鬼的血食,又是何等冷酷心肠!

如果,修仙之路要变成这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泯灭掉所有人性,这样的仙不修也罢!

筑基期初入修行殿堂的秦宇,在心底立下誓言,他永远不会成为这样的人。

宁凌眼神,扫过秦宇时而紧皱、时而舒展的眉头,不知转着怎样的念头而略略茫然。

突然,秦宇吐出口气,似要排尽心头郁结,抬头时眼中光芒闪耀。经历朱府之事,他心神变得更加强大,意志更加坚定,整个人的气质悄然转变。

眼神毫无准备与宁凌碰触,秦宇微怔来不及反应,她已转过头去,光亮照耀她漂亮的耳郭,微微晕红。

宁凌努力保持平静,心却跳的极快,一丝微酸微麻的感觉荡漾着,让她略感慌乱。

沉默的前行,一直到第二日,远远可以看到东岳派山门时,才变得轻松起来。

险死还生的鲁峰,尽管知道了那夜的一切,依旧对“舍弃”自己的秦宇感激莫名,因为没有他的话,自己早就死了。

“秦宇师弟,以后如果有用得着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老鲁绝没有二话。”鲁地出身的汉子,憨直诚挚的让人心暖,秦宇笑着点头,为自己救他的决定感到欣慰。

山门将至,可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呼救声。

山精-水怪顾如其名,乃是山上水下生灵,懵懂中开启灵智吐纳天地灵气,所修成的精怪。

密林间惊恐奔逃的,是一名山中女儿,提着斩柴刀左砍右劈,抵挡身后卷来的枝桠根茎。追在她身后的是一颗古木精,外表就像一截枯木桩子,不断低吼。

突然,逃往的女人眼露惊喜,连连娇呼,“仙师救命!仙师救命!”她抬起头,才看的清楚,粗陋麻裙下包裹的,竟是个动人心魄的人儿,尤其此时因一路奔走,衣襟半解露出一抹诱人粉嫩。

徐威爆喝,“哪来的精怪,竟敢危害凡人,还不住手!”

他捏动法诀拂袖打出,一声闷响古木精身上,添了一道深深斩痕,痛苦嘶吼。可就在这一刻,心神一松的女人,遭几根枝桠卷住,尖叫中被拉走。

古木精转身,就要逃离。

徐威大怒,“拦住它!”

唰——

唰——

徐威为首,五道身影将古木精团团围住。

宁凌微讶,余光扫来一眼,见秦宇皱眉,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而此时,徐威五人与古木精的战斗,已经爆发。

古木精嘶吼一声,大地剧烈翻滚然后破碎迸溅,无数粗壮根茎窜出,铺天盖地抽落。更恐怖的是,方圆五百米内所有大树破土而出,根茎交织成大脚,“轰隆隆”逼近战场。

徐威惊怒交加,没想到区区古木精,居然如此厉害,他咬牙打出一颗黑球,落在古木精身上一声巨响,旋即汹汹燃烧。几人士气大振,正要一鼓作气将它斩杀,古木精身躯突然变得绿色,火焰快速熄灭。

受伤的古木精,变得更加疯狂,破土而出的根茎越来越多,竟似滔滔大潮无边无际!大树迈步更快,地动山摇中,就要组成围困局势,徐威等人岌岌可危!

“宁师姐!”徐威顾不上脸面,高声呼救。

宁凌身影一动,听到秦宇的声音,“小心!”余光中,秦宇微低着头,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出来一样。

轻轻点头,宁凌抬手她袖中飞出一条轻纱,迎风见涨到十数丈,将无数根茎缠住,快速收紧崩断,徐威等人顿时松一口气,大声喝彩。眼神偶尔扫过秦宇,尽皆充满鄙夷,就算有些运气,也不过是胆小怕事之辈,何足道哉!

宁凌加入,又有轻纱法宝相助,顿时化解场中危机,徐威等人痛打落水狗,一时间大占上风,古木精浑身伤痕累累,眼看再过不久,就要被斩杀当场。突然间,古木精嚎叫一声,将被抓女人猛地抛出。

宁凌心思一动,轻纱法宝将她卷住,可下一瞬,竟传来刺耳割裂声。闷哼一声,宁凌脸色苍白,轻纱快速缩回她袖中,已被破去!

“吼!”古木精仰天咆哮,它身躯突然爆发出浓郁绿色神光,铺天盖地轰下的根茎同时变成绿色,彼此交织在一起,转眼形成一只巨大囚笼,将宁凌等人关在其中。

女人翻身落地,掩嘴娇笑一声,“这么好的宝贝,毁了还挺伤心呢。”手上黑色短刀刀身,竟似连光都能吞噬。

“啊!”尖叫一声,秦宇转身就逃。

女人笑容更胜,“没想到,你们这些名门弟子中,也有这种脚底抹油的角色,放心姐姐我一视同仁,不会放过他的。”

脚下轻踏女人化身灰影,留下一串娇笑,“阿木,看好他们,一个都不能少。”

一前一后,几个呼吸,秦宇及女人身影,都消失不见。

徐威破口大骂,对秦宇的逃走,施以无尽恶毒。

林琳、章则等人,惊恐之余,也露出深深的厌恶。

宁凌一言不发,低着头,没人能看清她此刻的脸色,也就不知道,她眼眸深处,划过的几分欣慰、感激与焦虑。

南京新协和医院评价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做不孕不育检查的要求
黑龙江治疗睾丸炎方法
汕头做妇科全面检查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