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女书诉辛酸最后传人将到台湾访问

2019-09-19 05:24: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女书”诉辛酸 “最后传人”将到台湾访问

  台海10月23日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中研院”27日将举办“女书回生”国际研讨会,邀请“最后一位女书传人”何艳新到台。“中研院”民族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斐玟研究女书近20年,近两年投入女书纪录片拍摄。她说,拍摄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有“要把即将失传的女书拍下来”的使命感,即使不支薪也不在乎,《女书回生》纪录片也将在研讨会上首播。

  “女书”是只流传于湖南省江永县潇水流域一带的妇女专用文字,一九八二年被大陆学者宫哲兵所发现,呈倾斜菱形,字体细长。

  刘斐玟说,汉字是表意文字,女书则由汉字演变而来,是表音文字,以几百个字记录当地的土话,因此流传范围应该不会太广。因为女书会随着拥有者死去而一同陪葬或焚毁,目前只能确定十九世纪中期就有妇女会使用女书。

  若问当地妇女,女书是做什么用的?“问十个有十个会告诉你:诉可怜。”刘斐玟指出,传统体制下女子受的委屈、辛酸,都可以用女书写下。农村妇女大多不识字,而女书都可以唱诵,就算看不懂也能听,更有些看到长辈写女书、或感到自身大苦大悲而去学的,女书就这样在江永一带流传下来。

  除了结拜姊妹之间拿来通信、用来作传自述可怜,用女书写成婚礼中的“三朝书”,规劝新娘放宽心、婚后要做个好媳妇,在当地也是一种礼数和教养的表现。

  《女书回生》纪录片以女书“末代传人”何艳新为主角,拍出湖南省江永县的女书故事。

  刘斐玟说,自己从一九九二年开始到江永,研究女书多年,甚至和何艳新结为结拜姊妹,却从不知道她会写女书,而且写得很好,还是由其他学者发现的。细究原因,何艳新回答:“女书都是讲可怜的故事,认识你时我过得很好,不想再回到悲苦的从前。”

  刘斐玟说,女书“伤心”的程度能让一位妇女不愿回想、甚至承认自己会女书,但目前的女书经过官方操作,加上学者不断要求女书传人重现女书、写作女书,已渐渐和传统女书不同;她建议应加以区分,让真正的女书走入历史。

白羊座
历史解密
I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