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立地封神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谁人辉煌谁人殇(六十一)

2020-01-16 20:0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立地封神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谁人辉煌谁人殇(六十一)

滔天的怒火中,龙皇之纹苍然幻化,几乎在同时,浩瀚的神海之上,七色神兵一列虚悬。

陨日枪——

莫璇刀——

破天戟——

惊雷弓——

离衡剑——

皓月镜——

龙凤索——

七色神兵之上,隐隐传来苍莽的龙吟声。

传闻七大龙神镇守三界,而七神兵就是连通龙神的门户,此刻萧御以七神兵为引,龙皇之纹为阵,召唤出龙神之力,尽数攻向魔尊。

魔尊摇首一笑,“我纵横三界之时,七大龙神也无一人敢现身,你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未免有些勉强了。”

“昂!”

狂怒的龙吟声骤然惊起,一道龙爪横天而下,凝结龙神之力,将魔尊生生劈裂成两半,龙爪余势不减,在神海上惊起万里鸿沟。

凤凰神光一盛,萧御展示出来怒气,竟然恐怖之斯。

萧御一击撕裂魔尊,天地为之静寂,然而不过一瞬之间,魔影再度凝结,幻化成魔尊虚影,仿佛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魔尊负手而立,平视无边神海,猛然怒涛惊起,滚滚万丈,凌然若席卷天地。

魔尊目光沉静,淡淡说道,“若是想单凭怒气击破我,恐怕太过勉强了。”

指尖轻轻一点,万顷浪涛瞬间凝固,不能再前进分毫,蓦然神海变幻,隐隐似有星辰之力纵横其中,那重重涛浪尽数化为星辰之光,纷纷射向魔尊。

魔尊目光微微一扬,“虽有千重怒气,潜意识里仍能保持一线冷静,倒也不错,只不过你既然知道我有统御无垠星河的力量,仍然选择以星辰之力攻我,又是因为什么。”

凤凰凤瞳深皱,魔尊以无垠星河纵横三界,这一点它素来知道,萧御这么做显然是有些失算了,纵然他对星辰的奥义也有所洞彻,也绝对不可能达到像魔尊那样的境界。

然而一念未已,魔尊忽然神色一变,指尖凝结的神力尽数涣散,眼前所见,已是三界星河。

“无相天书么——”

魔尊微微一笑,“果然是不错的选择,只可惜你自己对无相天书的了解都十分有限,又如何能够击破我。”

右手凌虚一握,三界星河顿时紊乱起来,其中星辰纵横,彼此相撞,惊起浩瀚星陨,倏然化为虚无。

零落的星河中,神剑苍然幻化,七颗星辰尽数没入神剑之中,一展无尽神锋。

“还想故技重施么——”魔尊眼中神光一盛,右手探向虚空,万重剑光尽数黯淡,被魔尊凌虚一握,封住所有剑势。

七绝神剑被封,其势却分毫不落,猛然星辰纵横,神剑轰然碎裂。华美的神光之中,一重神影幻化,萧御左手青芒流转,右手火焰如山,倾尽一世之怒,愤然攻向魔尊。

魔尊右手平平伸出,虚然按落,黑色漩涡幻化而生。

“轰!”

掌势相交,惊起亿万涛浪,整个神海都震动起来,隐隐有碎裂之势。

魔尊看着眼前燃烧着无尽怒火的少年,神色依旧如故,无喜亦无悲,“如果这样斗下去,你苦心修炼的识海就会一朝崩裂。”

萧御双目赤红,恍若凶兽,除了无穷的怒火,什么都没有。

魔尊微微一笑,“原来想和我同归于尽,甚至不惜神海崩裂,不过你似乎算错了一件事情,以我不灭之身,就算是始源神珠也只能将我封印,你纵然毁灭神海,对我又能有多少影响。”

萧御狂怒的眼神终于微微一颤,当神识重新开始清醒时,所有的情愫瞬间尽数涌上来,尽数化为疲惫。

“嗡——”

青龙之光和凤凰之焰瞬间幻灭,萧御仿佛终于从梦境之中清醒过来,双目淡淡掀起,所有的精魂尽数湮灭在无穷的天地间。

“我只有一个请求。”

魔尊看着萧御,“你说。”

萧御的气息十分微弱,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全然不能把他和之前与魔尊交手的绝世天才联系在一起。

“一死而已,应该没有那么艰难,还望你能成全,”

魔尊看了萧御一眼,“你不想报仇了么。”

“报仇于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无论你究竟想达到怎样的目的,都不要再与我有关,始源神珠就在这里,尽管拿去,我想要的,只有一死。”

凤凰遥遥望着萧御,现在它终于有些明白魔尊所说的话,于情之一字而言,它根本就不了解。需要怎样的伤痛,才能让一个人只想一心求死,连这样的仇恨都能弃之不顾,以本心而言,它完全不懂。

“萧御,”魔尊略一默然,方才说道,“死亡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从根本意义而言,也解决不了问题。”

“与我何干,我只求一死。”

魔尊负手而立,淡淡说道,“如果我不答应了。”

“为什么!!”

狂暴的怒火再次惊起,瞬间纵横无边天地,恨不得平吞魔尊,“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苦苦逼我,我只想一死而已,你也一定不肯答应,究竟是为什么!”

神海剧烈颤动,恍若洪荒末世,面对萧御无边的狂怒,魔尊神色却丝毫不变,“我平生行事,从来不问理由,也没有人可以问我。”

萧御愈加狂怒,“神珠碎片就在这里,我亲手奉上,你自然可以重出三界,统御万方,何必与我苦苦纠缠,以我无用之身,值得你耗费这么多时间吗?”

魔尊的神色愈加疏淡,“值不值得,也只有我自己清楚,很多事情你看不清始终,不代表没有理由。”

萧御森然看着魔尊,“留下我,有可能会致使魔族覆灭,即使要冒着这样的风险,你也一样要这么做吗。”

“我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可以更改,魔族是否覆灭,也绝非你一语能定的。”魔尊的双眼犹如镜湖一般,明澈千里,而又不知深浅,“何况,若是以仇恨为引,你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否则此刻你又岂会在我面前祈求一死。”

萧御眼中杀气更盛,“若仇恨无用,为什么魔族却以仇恨作为理由,一意动荡三界。”

“你错了,”魔尊摇首,“魔族行事,从来都不是以恨为由,真正支撑他们九死无怨的,是他们对于种族的爱。”

北京地坛医院
平度市中医医院
成都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衡水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天津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