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信了你的邪第22章有恃无恐求收藏求推荐

2020-01-21 01:29: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信了你的邪 第22章 有恃无恐【求收藏求推荐】

看着他这样,老板生了恻隐之心,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他是欠的钱太多还不上,自己跑啦!就可怜了他爹妈,活生生被逼死了,媳妇也没敢呆家里,多好一人啊,听说是找他去啦,真是造孽啊……你借了他很多钱吧?”

“他借这么多钱做什么了?我借他的就够他把项目做起来了……”沈迟愤恨地道:“早知道就不该看在利息那么高……”

见他懊恼地嘎然而止,老板眼里闪过一抹了然:“哎,都是这样的,他那人啊,好那口,一有钱就化掉了,没钱了就打媳妇,啧,可怜哟……”

老板做了个手势,沈迟眸光微闪:“原来如此……”

“所以啊,你别想啦,趁早回去吧,闹也闹不出名堂,他叔舅都住他家呢,那脾气可凶,上门追债的都被赶出来了。”

沈迟欲言又止,最终长长叹了口气,心灰意冷道:“也只能这样了……”

他走了一段,在包子铺买了几个包子,和老板随意聊了几句便回到了车里。

陆六和陆韶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线索?”

沈迟将包子递过去,皱着眉头道:“郑一海是个瘾君子,家暴,有暴力倾向,这些为什么材料里完全没有记录?”

什么?陆韶脸立刻黑了,目光冰冷地看着陆六:“我带你一年,你就学成这样?你的专业素养呢?这么重要的信息你是不知道还是没写?你知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

拎着包子的陆六僵住了,脸憋得像块烧热的烙铁似的,垂下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包子:“我……我当时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没有直接去问,用的是低保名额登记的名头去他们家里试探的……”

“算了,我懒得说你,回去后你自己去领罚。”陆韶转向沈迟:“如果我们现在赶回去查与郑一海交易过的人的话,会不会来不及?”

“会。”沈迟眉眼清冷,神情镇定:“因为省厅的人已经来了。”

陆韶顺着他的目光抬起头,路口突然出现了一个车队,第一台就是昨晚鲁继军他们停在警局外面的车子。

车队仿佛没有看到他们这辆车子一样,径直开过去了,最后停在了正街上,下来不少人,直接进了他们昨晚查出来的那三家。

不一会儿,就听得一阵喧哗声传来,街上涌出一堆民众,纷纷凑过去看热闹,把街道挤得水泄不通。

这也说明昨晚他们的等待,已经完全失去了作用。

车子里很安静,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陆六死死地抓紧包子,懊悔得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

“走吧。”陆韶深吸一口气,直接启动了车子。

沈迟说想回去换身衣服,陆韶便直接大手一挥放了他半天假,还把他送到了家门口。

走上楼的时候,沈迟沉思着鲁继军这个行动背后的含义。

他不相信能做到省厅刑侦专家的人,会这么没头脑,一点都不担心打草惊蛇,直接就把这个案子宣扬出去。

但是他偏偏这么做了,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有恃无恐,还是……他已经得到了更多的线索?

刚走进去,就看到沈念正站在他门前,垂着头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听到关门的声音,沈念回头看了一眼,等看清是他以后,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哥?你怎么从外面回来了?”

沈迟盯着他的眼睛,皱眉道:“你又怎么了?又委屈了?”

“没。”沈念飞快地抹了下眼睛,扬起一抹笑:“就是沙子吹进眼睛了……哥,你去哪了?”

“去了案发现场。”想着他估计又是耍小孩子脾气了,沈迟有些累了,也懒得说他,一边解开扣子一边朝浴室走:“我要睡会,你自己玩去吧。”

“你一晚上都没回来?”沈念有些心疼,感觉自己那点子破事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说了:“那你先睡吧,晚点我叫你起来吃中饭。”

沈迟随便冲了个澡,直接倒床上就睡了,昨晚陆韶和陆六都睡了几个钟,他睡眠极浅,车里烟味又重,他根本睡不着。

结果还没睡到三个小时,就被吵醒了。

陆韶的声音有些急切:“沈迟,你赶紧来警局,出事了。”

沈迟瞬间就清醒了,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省厅那些人去了川吉镇以后,他们一家一家对比,根据户口排查,最后查出来死者是蔡荣贵,问询的时候他老婆的态度又躲躲闪闪的,鲁继军就想把人给带回来仔细盘问一下,结果人太多,当着众人带她上警车,周围的人以为她就是凶手了,把她骂得抬不起头……周佳一时悲愤撞了车。”

“……”沈迟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声音抬高不少:“死了?”

“那倒没,轻伤,但是她孩子才一岁多,吓得哇哇大哭,好死不死地她裤子破了,露出一大块淤青,她哥当场就怒了,拎着扁担就打上了……”

听着都怪乱的。

沈迟颇感头痛,叹了口气:“算了,我先过来吧。”

一打开门,就听到齐健嘻嘻哈哈逗他妈笑的声音,沈念心不在焉地坐在那看电视,听到动静一回头,眼睛瞬间就亮了:“哥!你醒啦!”

“怎么不多睡一会?那我去炒菜,马上吃饭了。”沈妈连忙站起身来。

“我不吃了,妈,局里有事,我先去一下。”沈迟神色匆匆。

齐健立马扔下手里的苹果蹦了起来:“我送你!”

看着他们远去,沈念抓紧手里的摇控器,紧紧地抿着唇,半晌才僵硬地扭过脸,眼神空洞地望着电视机,却是什么都看不进去了。

到了警局后,沈迟发现事情比陆韶说的还要严重一些。

因为鲁继军被周佳的哥哥给打伤了,现在也在医院,情况不明。

“……那粗的扁担,我的天,一下就拍他头上了……咕咚一声就倒了,哼都没哼一声……”有人绘声绘色地描绘着。

沈迟走进去,刚好迎面碰上急匆匆出来的陆韶和赵局长。

赵局长神情严肃,朝他点点头:“沈迟你来得正好,我现在要去一趟医院,你和陆韶把口供都弄一下,尤其是这个周佳和她哥哥,一定要从严处理!”

杭州丽都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龙陵县人民医院
承德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深圳治妇科什么医院好
廊坊有癫痫病医院吗
分享到: